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富士康国庆加班与否,为什么会有诸多非议?

国庆和中秋是同一天,家和国撞了一个满怀,大批的爱国人士在抖音上高唱:我和我的祖国,一刻也不能分割,特别是王菲对“一刻”的音效处理,简直是天籁之音。正当全国人民喜迎双节时,有报道披露:因赶工iPhone12,富士康决定取消国庆假期,同时,让生产线24小时运转。富士康随后回应,此报道乃不实信息,员工会休假四天。毫无疑问,如此对峙在双节期间势必会引发关注,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写手们依旧会大放批判的厥词,重点描写企业的血汗属性。如果再配上点儿中美贸易战的聒噪,就更能营造出“爱国、爱家”的主流旋律。但真正的情况是,国庆加班有时不仅是企业经营管理的合法操作,而且是绝大多数员工都期望的,因为国庆假期上班会有3倍的工资。媒体这么一闹,有可能让大量基层员工丢掉一个“大赚加班费”的好机会。
再说赶工iPhone12和爱国的关系。其实,笔者一直觉得,舆论渲染爱国的理念太多,因为这是领导喜欢看的。而且对于普通人来说,爱国不需要实际做什么,只要喊喊口号,唱唱歌即可;但爱家却不一样,需要努力工作挣钱、需要平衡邻里关系,需要帮助母亲看病什么的,可以说是心力憔悴。正如富士康员工面对高额的加班费时,总会“垂涎三尺”。我们可以讨论社会现象,但要尊重客观事实,目的则是找到更好的生活方式。
富士康国庆加班与否,为什么会有诸多非议?

年终冲刺,富士康为什么要金秋加班?
按照往年,最新款的iPhone早已经上市,大家正在挖空心思地吐槽之,但今年受疫情影响,iPhone12不得不推迟发布,具体日期一再变更。作为产业链最后一环的富士康,更是承担着巨大的出货压力,而且他们是“微利”企业,疫情对其影响更加直接且严重。在如此特殊的背景下,企业管理者不得不做出“经营权衡”。事实上,对于苹果产业链上的企业来说,即便是国庆中秋放几天假,九月份、十月份也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,因为这段时间正是“年终冲刺”。地球人都知道iPhone的品质要求非常严格,必须要花费一年的时间去做试验、调整以及改进, 基本是“烧钱”过程,这意味着,大家要金秋做冲刺,要把一整年的利润给创造出来,同时,确保明年“有钱可烧”。在如此大背景下,经营者适当安排加班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甚至可以说是常规操作。
更令普通人难以理解的是:适当加班不仅是企业经营管理的需要,也是基层员工的需要。事实上,加班是一个双赢的事儿,企业能创造利润、满足出货需求,而员工们却能够挣到更多的钱,可以在农闲的时候休息,甚至能拿着加班费去旅游,它不香吗?
众所周知,中国的劳动法规定:法定节假日加班如国庆、中秋、端午、元旦加班,企业要向员工支付3倍的薪资,但大陆鲜有能做到如此标准的企业,包括一些国企和知名私企,有时候加班仅仅是管一顿饭而已。以至于,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有加班费这么回事儿,会坚定地认为:加班是一件彻头彻尾的坏事儿。基于此,自然会对国庆加班充满敌意和蔑视。前些天,笔者看过一个刘强东的采访视频,他说:京东给全部员工缴纳五险一金并支付足额的加班费。评论点赞的一大堆,但翻过头来想一想,这些本来就是法律规定的,是任何企业都应该主动做好的,只是因为大多数人都做不好,京东做得合格,才会被那么多人点赞和支持。不得不说,普遍性违反劳动法已经让一些思想开始扭曲。
富士康是台资企业,深受日本和欧美的影响,一向严格遵守法律制度。平心而论,这一点非常值得大陆企业学习,遗憾的是,相关媒体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点,创造出的舆论环境有点儿“劣币驱除良币”的意思,这实在不是一个优质媒体应该有的素质。
富士康国庆加班与否,为什么会有诸多非议?

追赶时间,生产线如何24小时运转?
在富士康取消国庆假期的不实报道中,还提到为了满足iPhone12的出货需求,生产线需要24小时运转。言辞中同样充满了惊讶和不理解,浓浓的血汗味道又从写手的笔端散发出来,只是过度地渲染之又会给公众造成误导。
笔者是一位长期的制造企业观察员,参观过富士康、立讯、比亚迪等大型加工制造业,也跑到过北方见识过一些小型的压铸作坊式工厂,对于制造业成本管理、效率提升压力是深有感触。众所周知,制造业永远是重资产企业,要想接到订单需要提前投资车间、设备、消防以及人力资源,他们有一个指标就叫“稼动率”,用来衡量生产线的使用状况。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车间、设备等资源,一般的制造型企业都会开设夜班,比如一台SMT贴片机价值数亿美金,哪怕一分钟的停滞都是损失。同样地,中国房地产日益火热,工业用地的价格一路飙升,车间闲置更会造成成本大幅度飙升。所以,普通人觉得24小时运转非常自虐,其实这是由制造业特性所决定的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机器、车间能24小时运转(当然,需要必要的保养维护时间),但员工不可能24小时工作。一般来讲,企业会有两种方式处理这种情况,早些时候需要招募三班人力,每一个班次上班8小时,这意味着大家都不用加班,也没有加班费可拿。如此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:员工收入低,需要的员工数量非常大。况且,年轻人越来越不喜欢进工厂,招工变得困难,于是,企业基本淘汰“三班”模式。经过长期沉淀,企业逐步开发出半自动化、智能工具和基础操作的模式,一来能降低员工的数量,二来降低员工的工作loading, 从而维护起一种平衡,一种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平衡。但富士康最成功的地方在于:工作效率一直在靠近崩溃边缘,却始终能及时刹车。
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,倒闭的企业不胜枚举。笔者更希望给这些优质的企业、兢兢业业的企业主以更温馨的舆论环境。况且,天安门列兵加班,有热心的市民给他们打伞;医生中秋节没有回家,大家盛赞他们是白衣天使、救死扶伤的英雄等等;老师们给学生们在国庆节补补课,就有家长溜须说:教师是太阳底下,最光辉的职业。富士康同样靠自己的经营管理、长期规划、激励制度来满足客户需求,谨慎非议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话题:



0

推荐

康斯坦丁

康斯坦丁

2881篇文章 1次访问 218天前更新

曾在多家IT知名企业就职,并担任过TECOMM副总,科幻星系团队创建人,多家媒体特约IT评论员,科幻作者,目前是自由撰稿人。在《科技日报》、《科幻大王》、《科学画报》、《漫友》、《中国动漫》、《看电影》、《飞碟探索》、《百科知识》、《奥秘》、《新希望》、《电脑报》、《计算机世界》、《软件世界》、《人民日报》等上百家刊物及新浪、搜狐、腾讯、网易、赛迪等多家网络媒体开有特邀专栏。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