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陪诊App,陪孝子找回人性

陪诊App,陪孝子找回人性

2015年开始,越来越多的陪诊App开始上线,纷纷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批用户,同时,也迎来了大量资本的青睐,有些名气的问诊app甚至能单轮获得超过1000万元的融资,事实上,投资者是否青睐,简直就是中国新兴市场的晴雨表,毕竟,这个社会里人们最在乎的就是钱。从现在的融资状况看,陪诊app势必要进入一段野蛮生长期,笔者这么说,不单是因为“钱来了”,更关键的是,陪诊app非常符合我国的国情,有望从新的角度解决中国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,最起码,琳琅满目的手机软件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之。

陪诊App,陪孝子找回人性

北京的牛大妈是某陪诊app的第一批用户,她常常自嘲浑身有病,每周都要去医院消费,做检查、化验、看大夫等等。为了确保问诊时间,牛大妈的儿子每次都是早上五六点起床去挂号,然后,再回来把她接到医院,一来一回,至少要请半天假。另外,即便到了医院,牛大妈和儿子也要面对人多拥挤、等电梯、办手续、跑上跑下的痛苦,正可谓:久病床前无孝子,牛大妈在忍受身体上的病痛之时,更要承受精神上的压力,看着儿子长时间地操劳,牛大妈常常背地里落泪。陪诊App正式上线,小牛尝试着预定了一次陪诊业务,按照牛大妈事后的评价,陪诊app提供的服务相当不错,有了这种陪护服务,小牛不用早起了,服务人员不仅能就近挂号,还会缴费、拿药、取化验报告等等,替大妈说句心里话,服务人员比小牛更贴心,关键是,现在正处於推广阶段,陪诊app的收费并不贵,如果考虑到小牛的误工费、以及请假之于年终绩效的影响,牛家算是赚到了。

相关人士介绍,陪诊app提供的服务人员,基本上都是三甲医院的专业护士,具有一定的护理知识,且熟悉医院环境。事实上,陪诊app本质上是一种共享经济,小护士们利用闲暇的时间接活,而一个社区的老人可以共享一个“女儿”,毫无疑问,这种共享迎合着全世界的主流发展趋势,只是中国的医院是一个太复杂的生态环境,陪诊app真得能平衡好整体利益吗?那些老院长已然虎视眈眈,更何况,它依旧要面对制度与人性的拷问。

陪诊App:我们才刚上线

如前文所述,陪诊app的服务人员,主要依托于三甲医院的护士,利用其工作之外的休息时间,以手机app、微信等方式接单,她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专业知识,而且对医院的环境比较熟悉,能用最短的时间完成挂号、缴费、取药等工作,缺点则是,三甲医院的护士资源普遍不足,事实上,如果有充足的资源,医患之间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矛盾。

基于此背景,笔者认为,陪诊app要想做大做强,首先要优化资源配置,自然,普通的创业者并无培训资质,这个过程需要传统护士长的支持,她既要同意旗下护士在业余时间接私活,还要有志向建立培训梯队,事实上,陪诊app的出现是对传统医院的有效延伸,让医院里的专业知识、地理情况通过app辐射到整个社会之中,从而优化整个看病流程,也就是说,当内行多了,看病自然也就快了,这里所说的内行不特制医疗知识,还包括“如何快速抓药,快速抢占电梯、如何堵到最好的大夫”等等,所以,陪诊app的命运有很大一部分是掌握在医院手里的,这也是陪诊app要面对的最大困难没有之一。

另外,陪诊app还需要去摆平患者的微妙心态,事实上,这种app最主要的用户就是70岁以上的老年群体,这个群体对于价格非常敏感,他们操劳一生,勤俭节约了一辈子,全部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,纵然心疼儿女,也不太心甘情愿地掏钱,所以,陪诊app需要掌握好服务与收费的平衡点,而且前期的口碑也非常重要,毕竟,一次恶性事件的发生就有可能毁掉整个app的发展。这也就注定了陪诊app需要深耕、长期沉淀的命运,切忌盲目扩张,同时,需要健全服务人员的筛选机制,找到真正具有服务意识、充满爱心的人加入到陪诊app的创业大军之中。当然,若是能有巨头的参与则会加速这个过程,事实上,巨头们能提供的不仅仅是雄厚的资本,还有让老百姓放心的品牌效应:资本可以让护士门留下来安心的工作,品牌则让消费者安心的选择,毕竟,谁也不愿意辜负一块金字招牌。

诚然,陪诊app刚上线就惹了一堆的问题,前面的路更是荆棘密布,但笔者之所以看好这个生态,主要是因为它找到了中国社会的痛点,我们无法给医院做好评、差评,却能给陪诊app的护士打分评级;他们现在不太赚钱,但有希望通过病历管理找到新的商业路径,更重要的则是,陪诊app有望通过数据收集、商业形态矫正一下孝子的灵魂。

陪诊app,矫正护士、孝子们的灵魂

长期以来,中国传统医院处于且一直处于垄断状态,加之医疗资源匮乏,让医院牛得不行:想看病就看病,不想看就去死。患者和家属要支付费用给医院,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来讲,我们是上帝,护士们充其量也就是低级别的天使,上帝理应享受美丽的天使,但真正的情况是,患者在医院里从来就找不到上帝的感觉,莫说上帝的感觉,就连正常人的感觉也没有了,事实上,如果家里有一位脑出血的危重病人,全家人就变成了孙子,不仅要低眉顺眼地请求护士在扎针时轻点,还想趁着主治医师早上查房的10分钟内,尽可能多地询问下病情,毕竟,绝大多数情况下,患者家属是没有机会见到医生们的。另外,造成传统医院牛逼的,更重要的原因则是:医院比之电脑维修店要霸道1000倍,电脑修不好,我们尚可以拒绝费用,起码也要打折,但医院没这事儿,即便是给人治死了,我们都要支付费用。

图片3

中国医院是离地狱最近的地方,这样的说法一点都不夸张,医院里有的是垂危的病人,因人数太多,医生和护士甚至都记不住他们的名字;同时,这里还有刺鼻的药儿,以及配套的催款声音,小护士们匆匆忙忙地完成了例行的工作之后,有的刷朋友圈,有的玩神庙逃亡,嬉笑之中把病人和家属的悲伤完全隔离在自己的意识之外;一些炒股的护士,更加拉风,她们在今年5月份之前,每天都在楼道里唱: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;而5月份之后,全体肃静,偶尔在抽泣之中,发出”心若在、梦就在,只不过是从头再来”之呼唤。或许,护士们的工作单调而乏味,或许她们的工作薪水不是太高,但这都不是她们灵魂跑偏的借口。陪诊app的革命性在于有可能真正的引入评级制度,让医院里的一切以真实、透明的模式呈现给公众,通过立法监督、公众审判来矫正扭曲的灵魂;同时,如开篇所述,久病床前无孝子,太多的孝子们在父母离世之后,大肆挥霍,以证明自己的孝顺,但在父母们真正需要的时候,脑海里想的依旧是绩效、报告和schedule,而且,不愿意承担医院里的悲伤,以及父母因活动不便带来的尿骚味。没错,陪诊app可以通过正常的商业逻辑,帮孝子们完成一些陪护工作,但这个社会更需要的永远是发自内心的“孝”。

截止到2014年年底,我国60岁以上老人已经达到2.12亿,占总人口的15.5%,中国已然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。希望,陪诊app只是一个引子,帮助医院、护士、儿女们矫正灵魂,让中国真正迎来一个“老有所依”的健康、和谐社会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本文如需转载,请联系QQ:102927545 ,并注明出处

科技新发现官方微信公众号:kejxfx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