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早期物理学家可以打败轮盘上的赔率,现在却不能?

早期物理学家可以打败轮盘上的赔率,现在却不能?

为何说早期物理学家可以打败轮盘上的赔率,现在却不能?

 

你可能很难想象,如今随处可见的“可穿戴式电脑”设备,居然最初来自于赌场。是的,这台在20世纪60年代就被“发明”出的设备,也是世界上第一台“可穿戴式电脑” 设备。它被设计于佩戴在身体中较为隐藏的部位——腿部,并被用来帮助赌徒计算轮盘的赔率。

为何说早期物理学家可以打败轮盘上的赔率,现在却不能?

​这种设备的原理,用现在流行的说法来说,就是一台通过记录大量数据而分析出轮盘铁珠落子概率的“数据分析设备”。你别小看这台简陋的设备,它帮助这个赌徒从内华达州的赌场中一次赚到约12,000美元(也就是近8万人民币)。当然这是发生在1947年的事。

见看此等赚钱妙招后,大量数学家、物理学家开始“爱上”对此领域的研究。比如利用“蒙特卡罗方法”(模拟摩纳哥赌博圣地而得名技术),来计算赔率。参与其中的不少人相信,借助爱因斯坦名言里所说的,量子物理学存在“根本确定性”的道理,他们能在一定努力下,实现对量子系统初始状态的绝对精确计算。

为何说早期物理学家可以打败轮盘上的赔率,现在却不能?

​通过收集各种关力量数据,他们相信自己能计算出所有的未来状态——也就是实现赌场中精准下注。在此动力下,经过数不清的实验后,一名叫做约翰·贝尔的科学家居然画出了著名定理图纸,并证明了量子测量具有根本性,以及其内置无法避免随机性。

为何说早期物理学家可以打败轮盘上的赔率,现在却不能?

​不过从物理角度看,这个“图纸”并非推理出了精确预判出赔率的结果,而是解释出了为什么没办法用量子猜测的方式“打败庄家”!因为“随机性”是,物理学家、数学家无法通过最终计算得出的。

这种“随机性”的现象常常体现在骰子游戏中。因为一个骰子体形上,本身具有比典型量子测量的“多个确定性”。因为骰子的旋转,应属于牛顿运动机械法则。对于这种运动规律的物体,除了需要记录落点位置,还需要考虑甩出骰子时在空中的初始速度。另一方面,对于其他影响因素也必须考虑到,如当时气流的环境条件、骰子的密度偏差等等。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数据汇总起来,让你无法准确计算出其最终的结果。

为何说早期物理学家可以打败轮盘上的赔率,现在却不能?

​或许也是因为此,所以在如今大多数赌博游戏中,骰子依然作为传统赌具而存在。而如今赌场中的轮盘,也被加入了各种随机的变量,而不在是以往相对密闭的环境。铁珠如何在轮盘中跳跃、移动出什么样的轨迹,都仿佛成为了一个未知的命运。

虽然赌博的故事最终以“庄家”的胜利而结束,但有趣的是当初制造出这套“可穿戴式电脑”设备的一名“赌徒”,最终去了美国航空航天局喷气推进实验室(JPL)。在那里他发挥出自己的智慧和才华,并协助参与美国多枚火箭的制造。另一名“赌徒”也不错的归宿,他成了一名知名的数学家,并将自己的故事撰写成书。

而在80年代中期他们的故事被赌场得知后,也对自己的设备进行了升级换代。所以你现在可以看到,全世界的赌场中都会有一条贴有“禁止使用电脑”的标语。这两人的人生,如轮盘游戏一样精彩,原因在于他们都能分清赌博和人生价值的区别!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本文如需转载,请联系微信:khxx-wk

科技新发现官方微信公众号:kejxfx

 



推荐 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