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人类如何复制动物超能力?

人类如何复制动物超能力?

人类自诩为万物之灵长,基本上是最聪明的动物,没有之一,这得益于我们能直立行走,脑容量应该也是自然界之首,相关数据表明,绝对脑重大于人类的只有大象,但他们的相对脑重(大脑重量同身体重量之比)要远远小于人类;而大猩猩的相对脑重要大于人类,绝对脑重却尴尬地要死,至于说海豚,在绝对脑重和相对脑重方面都战胜了人类,却只能生活在水中,顶个皮球,成为海洋馆中孩子们的乐趣。

正因头脑的高度发达,人类得以全面统治地球,进一步研发出科技、制度、文化、情感等高级活动,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在基础能力方面全面碾压动物,比如在奔跑速度方面,我们永远赶不上猎豹,且不会自己上天飞起来,至于说鹰的眼睛、狼的耳朵、熊的力量,更是难以企及,纵然是常年便秘的人,放出的臭气,也抵不上黄鼠狼。

​   幸运的是,人类有脑袋,这个优势通过科技转化成为琳琅满目的技能,我们的速度干不过猎豹,但火车能在1小时内把乘客从北京运输到天津,估计任何的猎豹都做不到;人类自己难以飞翔,但每日的航班也能分分钟把我们送去英国莱茵河畔,至于说,鹰的眼睛早已变成了高清红外的摄像头,犹如天眼监控着城市一切的动向。

显然,人类仍没有放弃利用科技复制动物超能力的想法,事实上,动物界的有些能力若能加于人类之上,真就是彻头彻尾的超能力了。

垂涎欲滴,动物都有哪些超能力?

地球上的生命演化已经持续了数十亿年,产生出无数完美适应所处环境的生物体,或者说,只有适应环境的生物体最终活了下来,而基因遗传,形成具有特殊能力的物种,而这些能力倘若复制到人类身上,则是不折不扣的超能力,事实上,人类同动物的相处方式,从来不是什么关爱,而是“物竞天择、适者生存”,动物们要么被人类吃掉,要么协助我们完成任务,熊猫这种最没有用的动物,也是人类宠儿,老牛早早地就代替人类拉车,忠犬八公式的剧情正持续上演,续写自己和最好朋友间的伟大友谊,它们也常常仗着人类的权势嚣张跋扈,狂吠不止,至于说更没有用的猪和羊,则干脆奉献出身体即可。

​   显然,人类对于动物能力的垂涎不止于此,而是持续深度挖掘动物的能力,再利用自己的大脑把其转化为科技工具,正如,我们垂涎鸟儿能飞、猎豹能跑,鱼儿能游,才相继有了汽车、飞机和潜艇。现在一些动物身上更深度、更隐晦、更高端的能力也进入了科学家的视野,一批大波的超人正在诞生。

琳琅满目的自然界,鹰的眼睛最为敏锐,这是因为鹰眼中富含丰富的硒元素,比之普通人高100多倍,但应该不及葫芦二娃,这种元素可支配眼球活动的肌肉收缩,瞳孔的扩大和缩小,眼睛正常的辨色能力均需要硒的参与。人类垂涎鹰的眼睛,也知道硒元素的作用,只能终日吃些肝脏、瘦肉、玉米、洋葱已增加些视力,但事与愿违,人类的眼睛因看过了太多的电脑和手机,整体视力严重下降,或许在未来万物联网、遍地显示屏的时代,一双漂亮又能远眺的鹰眼会成为人类最渴望的技能之一;如果人类视力下降正成为不可逆的大趋势,那么,找到一种新的技能来“看”世界,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,比如蝙蝠在黑夜中是看不到东西的,但它们能发出非常高频率的声音,通过听取这些声音碰到物体后的反射回升,以及不同回声传回的时间差异,蝙蝠就能在大脑中建立起一副关于周围世界的思维图像,原来看世界的方式是如此多样;人类大脑构造复杂,人心同样复杂,我们是如此渴望知道他人的想法,特别是在年终绩效评比时,真是非常想知道主管对自己的看法,以及给自己的评核等级,或许让人类说出内心的想法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儿,但动物没有语言,不会说话,亦能传递感情、心灵感应,比如蚂蚁碰碰触角就相当于一次亲密的谈话,而家鸽利用磁场定位也是让人艳羡的功能之一,如果人体携带可控的磁场,我们大可以利用其捕捉身边人的器官信号,以充分了解其内心活动,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知晓他们的想法;当磁场变大,人类甚至能利用磁感应切割,形成巨大的抓取力量,从而出现“瞬间移位”的操作,真得很拉风,此外,人最害怕的是变老,变得黑眼圈、大眼袋,我们常常希望自己的外形状态能变化,变得青春永驻,悲哀的是,人类从来没有能力延缓衰老,那些胶原蛋白、补水的、美图工具都只是杯水车薪,相比之下,拟态章鱼就比人类幸运多了,它能改变自己的肤色、形状,甚至是皮肤纹理,虽然没有悟空的七十二变,但模拟一些海蛇、海葵之类的水中生物,也是极容易的事儿,或许,人类真地只能把“改变自己”的愿望寄托于西游神话了…

人类如何复制动物超能力?

常年复制,人类正弱化自己

人类优秀的大脑帮我们统治着地球,也让我对其他生物予取予求,夺走了他们的生命和技能,我们建造起城市,把自己囚禁在四四方方的格子里,慢慢地退化着自己的能力,比如人类痴迷猎豹的速度,于是发明了汽车,它能载着人类去往万水千山,但我们需要注意到一个问题:人类的体力正变差,古代先人能举着长矛,追一头野猪达十几里地,亦能追着太阳把其日死,可现代人跑个5公里就气喘吁吁,爬个楼梯已然感觉自己肾虚;手机的风靡,除了戕害眼睛外,更让我们失去了打字的能力、记忆的能力,毕竟,便携式电子设备让人类懒得记忆和写字,而严重的碎片化信息更是冲垮了人类已有的知识体系,逐渐地,再不是人类使用手机,而是沦为它的高级配件…

一位作家谈到:人类建造了城市,其实是给自己找了一个避难所,倘若把人类重新仍会自然界,我们的境遇恐怕尚不及一只七星瓢虫,更不要提什么统治地球了。

面对动物的“超能力”,人类可以继续深挖,以研发出越来越多的好用工具,但人类更需要关注的,其实是自己本身,专家们都说人类大脑只开发了10%,如果能复制多些比例,恐怕真会出现《超体》中黑寡妇之绚烂!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