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逃离硅谷,全球再不需要科技圣地?

逃离硅谷,全球再不需要科技圣地?

逃离硅谷,全球再不需要科技圣地?
    硅谷一直是全球最受瞩目的科技圣地,单单这个名字就有着相当的技术含量,长期以来,硅谷就是全球电子工业和计算机产业的聚集地,他们引领着全球最时髦的科技创新浪潮,全球三分之一的风险投资都涌向了这个科技圣地,有人调侃硅谷没有遍地的二氧化硅,但却是真正的黄金遍地。一个其貌不扬,邋里邋遢的程序员有可能在第二天就获得风险投资,摇身一变成为千万富翁,但毫无疑问,能在硅谷生存下来的人,也都是狠角色,中国北上广不相信眼泪,可美国的硅谷连弱者的汗水、血水统统都不信,它只相信数据和代码,充斥着最原始的优胜劣汰之法则。事实上,经过数十年的高速发展,硅谷不但拥有苹果、Google、微软的全球总部,也囊括了大量的科技人才,源源不断地输送给这些企业的总部,再由他们壮大企业,可以说,形成了一种非常美妙的正向循环。

大概是月满则亏的规律吧,自2015年开始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逃离硅谷,有种“衣锦离乡,终于解脱”之快感。相关数据显示,在过去3年,离开硅谷的居民人数有44102人,而涌入硅谷的人则越来越少,截止到2017年,硅谷人口已经入不敷出,整体人口开始下降。有美国的专家说:短期之内,硅谷要遭受人才流失的困境,但长期来看,硅谷的交通、高房价状况都会得到改善。

逃离硅谷,顶级科技人才也谈房色变

无论走到哪个城市,房子依然是普通城里人一生最重要的主题,正如土地永远是农村人最重要的主题。事实上,除了个别的科技大佬拥有比“平常人大一点的”房子之外,其他的中产阶级还是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去构筑家的基础条件。随着大量高科技人才的涌入,硅谷的房价也是扶摇直上,简直有一飞冲天的趋势,普普通通的房子动辄价值200万美金,这个价格在其他相对落后之地区甚至可以拿下一栋别墅、一个农场或者一片霸道的池塘,这些都冲击着硅谷老百姓的美好生活。同全球所有人口密集地区一样,硅谷也陷入了交通拥堵、公共资源匮乏的窘境,越来越多的通勤时间,逼着科技天才们不得不升级车载体统,以便把工作区域从办公室、家中,再度扩展到路上。事实上,通勤时间已经越来越成为衡量工作好坏的重要标准之一。如果每天都要在车上停留2~3个小时,人生就是不快乐的,普通人在硅谷挣钱是为了生活,但现在硅谷的状况让普通人的生活慢慢变得糟糕,难以忍受,这不得不让很多人逃离硅谷。

逃离硅谷,全球再不需要科技圣地?

小型的初创企业或者大型企业的第二总部都开始选择逃离硅谷,比亚马逊已经决定不会考虑硅谷作为第二总部的地址,他们更乐意去丹佛、达拉斯、奥斯汀等城市,这些城市的名气远不及硅谷,但却能找到相对低廉的土地和人才,空气也要更好。相应地,一些顶级的科技人才,也看中了这些大农村,他们不会要求企业动辄支付20万美元的年薪,却也不再担心持续上涨的房租或者交通费用,总之,对于小型企业和中产阶级,硅谷似乎不再具有魅力。

开枝散叶,世界不再需要新科技圣地

相关数据统计,谷歌在美国其他州雇佣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它在硅谷的员工数,苹果公司也计划在内华达州建立自己的数据重心。随着巨头们外迁硅谷,他们的员工也于全美各地开枝散叶,仅谷歌、微软、苹果等企业在奥斯汀“硅山”的员工就已经超过2000人,生物科技也在这个地区快速发展,从业者规模已突破8000人,于是,美国的媒体开始冠以“硅山”等地区以新科技圣地称号,而全世界都忙着建造自己的硅谷,以吸引更多的投资,连中关村都曾被称为“中国硅谷”,一些更加有科技含量的城市,则更具有潜力。

当然,政府或者企业可以通过大量的投资和基础建设,快速组建“新的硅谷”,为了吸引投资,政策上也能给出巨大优惠,但新时代下,我们是否需要新的圣地,或者这种产业链高度集群的模式,是最好的模式吗?

逃离硅谷,全球再不需要科技圣地?

回顾硅谷模式的发展之路,其最大的优势是集合了苹果、Google和微软在内的大量科技总部,如此群聚效应,连续不断地催生出新的科技创新元素,于是如你所见,这些巨头们毫不留情地改变着世界,而这些总部聚集在一起,也缔造出硅谷的跳槽文化,科技人才们只要有本事,从来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,而且从Google总部到苹果总部,生活环境,人情关系网也不用发生变化,在这种背景下,全世界的顶级科技人才快速聚拢,把硅谷变得星光熠熠,但劣势也相对明显,除了前文所述的房价、交通、环境等问题,更重要的是,太过于浓烈的科技、竞争氛围大大地削弱了硅谷的生活气息,让其变成一座非常机械的城市。有鉴于此,世界上其实不应该再有“集散地”的模式,城市更应该构筑起以科技、经济、体育、生活中完善的生态系统,让市民在工作之余更懂的生活。

此外,越来越发达的科技,也注定了世界不再需要过于集中的科技圣地,首先是通信技术,基于如今的移动互联网,我们获得国外同学状况的速度,要远胜于邻居动态的速度,任何数据信息的传递都是实时的,冲破地域限制的;其次,交通的便利性,让职场人能快速从分舵赶往总部,开2个小时会议之后,又能赶回家吃晚饭,更何况,苹果、Google都非常看好的增强现实(AR)技术正不断改善跨国会议、跨国交流的效果,真正意义上的“远在天边、近在眼前”,而物流体系的持续完善,又消除了科技硬件上的地域限制…

逃离硅谷,笔者认为这是一种温和的解脱,时代要善待城市,更要善待市民,究其根本,是需要人类找到科技和生活的平衡点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 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