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新iPhone上市会让富士康迎来新一轮的“用工荒”吗?

新iPhone上市会让富士康迎来新一轮的“用工荒”吗?

新iPhone上市,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,中国制造会迎来一段非常忙碌或者说忙乱的日子,之所以说忙碌,是在于苹果的订单量常常大得吓人,而之所以说忙乱,则在于连同富士康、和硕、绿点科技等制造业巨头都可能遭遇“用工荒”。随着智能手机市场意兴阑珊,新 iPhone和其他一些热门机型都遇到了创新瓶颈,显然,这对于品牌商、评论家和消费者都是一件非常挣扎的事儿,但代工厂面对如此局面却是纠结的,一方面,他们也担心“创新乏力”会影响新 iPhone的销量,订单情况不容乐观;另一方面,他们又暗自庆幸:去年的制造工艺还能继续使用,这可以大大降低自己的运营成本。从目前的状况看,这些代工巨头的制造流程、设备、土地都应该不是问题,但他们依旧需要面对“普工资源”的相对短缺和深度挖掘,事实上,这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业最大的挑战。
 
过去30年,中国人口红利渐渐消失,制造产业链也在逐步升级,但显然,两件事的节奏并不匹配,仅一个时代的转变就带走了人口红利,可产业链升级,比如自动化、人工智能,则至少需要5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。
 
在这种特殊的过渡阶段,宏观上的用工荒是在所难免的,但世界依旧需要中国制造,我们自己也需要“创造就业”拉动内需,而用工荒又不止于宏观范围,或许,它更应该是成为一家企业,一个地区,一代人的局部话题,也唯有如此,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对策以及接下来的行动方向,谨记:谁能更早地读懂未来趋势,谁就更有希望活下来。
 
性能过剩,人海战术无法应付新时代产品?
 
先说一个简单的逻辑,用工荒应该和两个因素有关,一个是用工的需求量,另一个则是可招募到的人力,当前者大于后者的时候,用工荒就出现了,而且用工荒只会出现在特定时间段和特定的产业链下,比如沿海和北方的一些小作坊,从来不会出现用工荒,毕竟,用工的需求量太小,一些家族式作坊常常只靠“亲戚朋友”就能搞定,他们甚至能等着儿女们长大之后,再招募人力,因缺乏新闻效应,没有记者愿意报道这样的作坊。相比之下,新 iPhone以及其他的知名企业则更容易获得关注,他们也确实在特定时间段存在“用工荒”现象,所以,笔者更倾向于在特定的背景下谈论用工荒,而不是高喊一嗓子“中国制造业缺人,或者中国年轻人不愿意工作”之类的粗犷评论。
 
以智能手机产业链举例,如今手机己经彻底成为人类离不开的智能终端,越来越多的功能被堆砌到这个平台上,而且为了争夺市场,以 iPhone为首的手机不断地叠加过剩性能,尴尬的是,有些功能虽然不容易被普通消费者察觉到,却会给整个产业链带来巨大的挑战,比如自 iPhone7开始,苹果就设计了双摄像头,因相关制程非常敏感,头发、灰尘、汗液都会影响到摄像头的功能,这就需要建制无尘室,安排无尘环境的维护者,无形中增加了基础人力需求。类似例子不胜枚举,包括测试人耳无法捕捉的音频,模拟手机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性能变化,还要把手机扔到游泳池里,观察其防水状况,更微妙的是,这些用工需求不会下子冒出来,而是经年累月、温水煮青蛙式地增长,当产业链觉察到的时候为时己晚,更不可能在短期内上马机器人。
 
事实上,从功能机到智能手机,从第一代iPhone到现在的最新款,产业链的用工需求已经大幅增加。相关数据显示,摩托罗拉、诺基亚的组装线仅仅需要50个人左右,第一代 iPhone大概需要200人,而如今最烂的智能手机也需要500人以上,就更不要说新iPhone的最炫酷工艺了。或许,只需要去上海、郑州的iPhone Town内瞧上一眼,就能彻底领会到什么叫“来者不拒”的招募需求了,到处都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.
 
此外,无论是河南郑州,还是上海、昆山、成都等地的iPhone Town,都不是随时处于用工荒状态,事实上,除了新 iPhone上市的前后两三个月,其他淡季的iPhone Town经常会有“人去楼空”的萧条景象,而这也是近几年才有的状态。早在乔布斯时代,苹果走的是绝对精品路线,采用的是饥饿营销,如此模式下苹果完全控制着订单数量,整个产业链处在非常稳定的状态,管理者、基层员工以及其他生产资源的准备都是按部就班的,员工可以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操作技能和人际关系也会随着时间而成长,但在库克时代,苹果已然放弃精品路线,同年推出2款甚至3款的新产品;另一方面,Vivo/OPPO/华为等竞争对手日益强大,有些产品像极了iPhone。金秋发布会之后,苹果需要趁着“消费热情”尚
 
未褪去,快速出货,否则,错过这个黄金时段,他们的产品就再难引发销售狂潮了。总之,市场竞争加剧,导致产业链中出现巨大的高峰和低谷:订单稀缺时,一片哀鸿遍野;订单增长时,又难免遭遇到“用工荒”。
 
时代变迁,新一代员工不喜欢工作?
 
产业链不稳定的状态,正如社会的动荡时期,事实上,在战争岁月,普通人很难有心思考虑职业规划、财富储蓄或者管理身体减肥的事情儿,小人物更乐于找一些战争波及不到的地方,躲猫猫起来。同样的道理,当手机产业链不稳定,iPhone Town自然不会成为和平之地,年轻人每隔5个月就不得不考虑“回家收麦子”,如此工作自然不会吸引“有志向”的年轻人,更何况,制造流水线上的工作本身单调、枯燥,有的只是贴一块胶纸或者锁一颗螺丝,所谓的技能只不过是“长期憋尿”的能力。笔者在其他文章中已经多次提及,这种模式师传于日本电子企业,把一项复杂的工作分解成简单工作,以便最大化提升效率,在某种程度上讲,自然人类员工能力已被流水线无限抑制,也就很难“向上流动”。
 
现在,社会上有一种主流观点,认为自90后开始的新代员工,已经不喜欢工作,这个特点造成了现代制造业的“用工荒”,但笔者认为,从来没有哪一代的员工喜欢工作,人们却依旧要花费80%的时间来上班,以养家糊口和培养安全感,新一代员工只是不想来制造业,或者说,制造业给不了他们想要的薪水和安全感。
 
如前文所述,流水线工作极大地抑制了员工的主观能动性,自然地,薪资待遇上不会具有优势。类似富士康、和硕和绿点科技这样的大型企业,尚能按照国家法律,支付足额的加班费和五险一金,但最基层员工的收入只能应付日常开销,不太能奢望买房、买车之类的高级生活,而作为制造业经营者也一直在思索,如何提高员工待遇,可地球人都知道,这个行业的利润率低得可怜,贸然地提升工资只会自取灭亡。如今摆在中国制造业面前的路,只有提高自动化程度,持续地用机械取代人工,郭台铭8年前就曾喊出百万机器人计划,正是看到了时代大趋势;而基层员工们则需要快速确定发展方向,然后进行深耕,只有自己的技能同时代需求匹配,才不担心丢掉饭碗,不至于同浮萍一样漂来漂去。
 
笔者认为,传统的流水线工作正如黄包车夫、BP机电台,一定会逐步变革,甚至被彻底取代,现在阶段性的“用工荒”只是这种变革的症状之一。企业经营者理性、全面、客观地看待这个现象,或许更有利于调整自己的发展方向,普通人也如此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 
 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