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ofo身陷被收购、破产传闻,中国的共享单车还能活下去吗?

ofo身陷被收购、破产传闻,中国的共享单车还能活下去吗?

ofo身陷被收购、破产传闻,中国的共享单车还能活下去吗?

大潮退去,终将现出谁在“裸泳”。尤其是那些看似火爆却迅速陨落的新事物,总是避免不了让人发出“伤仲永”的感慨。这其中,共享经济就是很典型的案例。共享睡眠舱、共享马扎、共享雨伞等项目,基本上都已经被淘汰出局。就连此前引发共享经济热潮的共享单车,如今也处于风雨飘摇的态势中。

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,包括小鸣单车、悟空单车、3Vbike单车、町町单车、酷骑单车等在内的数十家共享单车企业,都已经无奈倒闭。而剩下的几个“独苗”——摩拜单车、ofo等也都面临着各自艰难的处境。那么,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都做不下去了?

处境艰难,摩拜、ofo频频遭“暴击”

如果硬要说摩拜和ofo有所区别的话,那么就是前者会“审时度势”,后者却“死硬到底”!摩拜在经历了政策趋严、成本飙升、亏损严重等“折磨”后,最终还是放弃了独立运营的念头并“卖身”于美团。但即使如此,摩拜也没躲过失败的命运。

比如美团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剔除摩拜业务,美团创造了71亿的毛利润,而摩拜形成的亏损(包含一季度)则不低于30亿。摩拜一个季度的亏损,将美团半年的毛利率水平拉低了6个点!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,摩拜已经成为了美团的业务“黑洞”。

相比之下,没有被放在资本市场“探照灯”下的ofo,则是不断澄清各种看衰的“谣言”。就在近日,界面发布一篇关于“ofo开始准备破产重组方案”的报道。报道称已有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机构入场做ofo破产重组的方案,ofo整体负债为64. 96 亿元。而ofo随后发声明回应称以上报道严重失实,“破产重组”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,甚至ofo还表示将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。

但是反驳各种看衰言论,并不能解决ofo本身所存在的问题。取消免押金服务、退押金时间延长、通过车身广告及APP开屏广告开辟营收渠道等,都没能拯救ofo,反而是在亏损的泥淖中愈陷愈深。甚至就在10月中旬,ofo还准备退出日本市场,进一步证明了自身的资金运转情况已经出现了恶化。虽然ofo日前已向媒体回复破产重传闻纯属谣传,但无风不起浪相信冷暖甘苦只有自知。

死结——乱停乱放问题的应对成本

原本成为共享单车巨头的摩拜和ofo,在实现垄断之后应该是大展拳脚的时候,却频频遭遇“暴击”,或许会让很多人费解。而之所以出现垄断亦亏损严重、入不敷出的情况,与共享单车这一模式本身所存在的弊端有着直接联系。这其中,乱停乱放问题的应对成本已经成为共享单车的“死结”。

通常来说,共享单车从生产到最终投放要经过很多环节,自然也会产生不少成本。而相关企业投入最多的,或许就是线下运营成本。线下运营成本通常包括投放、日常线下运营和维修三部分。而为了能够带来更好的体验,日常线下管理又涵盖了调度(让车辆出现在需求发生地)、纠正乱停放、收回故障车辆、车辆维护等。

ofo身陷被收购、破产传闻,中国的共享单车还能活下去吗?

日常线下运营的成本是非常高的,因为其必须要解决乱停乱放的问题。去年上海市要求共享单车每一万辆车要配备50个服务人员,让很多企业都大呼吃不消。当时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就算了一笔账,他提到,“上海一个地勤人员的月工资约为5000元,按照新规一万辆车要请50个人,一个月要花25万请地勤人员。一个月也就是25天骑行的天数,意味着每天必须赚一块钱才能覆盖掉地勤人员的成本,这还不算单车维修、调度等开销”。话说,小鸣单车的倒闭是不是也有乱停乱放问题应对成本较高的原因?

而在今年6月下旬6月22日,南昌市城管委发布《关于在全市开展环卫保洁人员参与共享单车停放管理工作方案(试行)》。该方案的推出,就是要探索实行环卫保洁人员参与共享单车停放管理方案,共享单车企业要根据车辆投放数量比例分别承担劳务费用。而且价格还不是很便宜,按照道路单侧长度每公里1500元/月为基数。

共享单车原本应是绿色环保的共享经济,但却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。而为乱停乱放大量支出的线下运营成本,也是越来越高。不难发现,也正是这样不断高企的成本成为了共享单车企业严重的“包袱”,让它们运营越来越困难。

ofo身陷被收购、破产传闻,中国的共享单车还能活下去吗?

压命稻草——押金监管

如果仅仅依靠乘车费用作为主营收,那么很多共享单车其实倒闭的时间更早。之所以能支撑那么长时间,还在于共享单车企业有一笔不可忽视的海量资金——骑乘押金。摩拜单车押金299元、ofo小黄车押金99元、小蓝车押金99元……乘以数千万的用户数后,共享单车企业坐拥数十亿元押金。

而在共享单车企业烧钱大战的过程中,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押金的去向问题。押金去向成谜、不透明的制度等,导致共享单车企业企业公信力下降。接二连三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衍生出的退押金难问题,更影响着大众对企业的信任。为了保护大众利益,政府不断出台政策将共享单车企业的押金进行规范化管理。

比如在去年,各地相机出台相关的征求意见稿,拟实行押金第三方机构监管的制度。比如北京征求意见稿指出,收取押金的共享单车企业,须在北京市开立资金专用账户;公示押金退还时限,及时退还用户资金……也正是监管层面对押金的重压,让共享单车企业的发展背上了“枷锁”。不能从押金上“受益”的共享单车,资金链更容易断裂,自然也就不能再持续运营下去。

如今的共享单车,真的是“姥姥不疼、舅舅不爱”。面对多重问题,共享单车难以解决,也没有找到突破口。或许在接下来的时间中,共享单车只会慢慢消失于大众的视线中吧!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