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苹果凭什么能成为生态圈的跨界明星?

苹果凭什么能成为生态圈的跨界明星?

苹果凭什么能成为生态圈的跨界明星?

过去三十年,电子科技产业链都存在着一个潜在的规律:巨头难转身定律,大概意思是,一旦企业在某个领域做到极致,他们就很难在其他领域取得辉煌。比如微软在电脑桌面市场具有绝对的统治力,但他们在移动互联网始终艰难度日,微软推出的Window Phone,始终没能在苹果、谷歌的手中,抢到可观的市场份额;Google把搜索引擎做到极致,却在硬件方面建树较少,纵然是花费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,也没能推出爆款的产品,最后只能转卖给中国的联想;国内的互联网巨头都是称霸一方的主儿,但腾讯只能在社交、游戏领域叱咤风云,在电商领域始终不温不火的;而阿里巴巴一直想搞社交,可如今支付宝的界面依旧复杂凌乱,消费者一点儿都不想在里面聊天;百度的搜索雄霸中国,但显然,他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些落后,如今正试图在人工智能领域后来者居上。

如此巨头难转身定律,几乎成为电子科技界的魔咒,使得很多企业在转型时,都战战兢兢的,有些企业只能在擅长的领域死扛,直到轰然倒地。

面对“巨头难转身”的魔咒,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苹果了。他们从开始设计iPhone时,就勾勒出一个庞大的生态圈,在这个生态圈里,软硬结合,又有无限的拓展空间。库克曾经不无自豪地说:如果手机、操作系统、智能家居、耳机配件,连同AR增强现实服务、流媒体、健康咨询、保险、金融等业务都来自于同一家公司,那真是一件非常奇妙且炫酷的事情。基于如此发展理念,苹果成为电子新时代最成功的跨界明星之一。

苹果凭什么能成为生态圈的跨界明星?

健康跨界,苹果有哪些出人意表的玩票

苹果真正意义上的崛起是自iPhone热卖开始,而他们全部的生态圈几乎都是围绕手机展开的。这些衍生出来的产业,在库克眼中就是玩票,但在其他企业看来,却是不折不扣地凶猛跨界,不仅投资金额颇大,做出来的产品,品质都是中等偏上,顺带夹杂着一股艺术的气息,就好像,苹果的责任之一就是让电子产品变美的。

前不久,苹果发布了最新款的iPhoneSE2,久违的Home按键又回来了,丑陋的刘海屏也消失了,而能在春天推出一款机型,对于苹果来说,本身也是一种跨界

按照乔布斯的逻辑,苹果专注于擅长的事情,坚持走绝对的精品主义路线,一年只够推出一款新手机的。帮主对于市场占有率,对于低端手机市场充满了蔑视,蔑视到不想去争辩,有钱也不想去赚的地步,但库克上任之后,产品线开始丰富,但足够井然有序,去年总共有3款手机一起上市,销量不错。今年传闻5G手机就有四款,再加上iPhone SE2就是五款之多。在普通果粉看来,这样的产品线有些杂乱,但经过库克的精心安排,产业链妥妥当当的:首先iPhone SE2是一款春季机型,沿用iPhone6系列的经典设计,创新幅度不大。而四款5G手机则巧妙地分配给不同的供应商,含华为和高通的不同芯片,可以看出,即便是在自己最擅长的手机领域,苹果的跨界、突破都是非常保守的,跨界其他领域自然也会小心翼翼,总之,一切都是以“健康为前提。

苹果首先是一家优秀的硬件企业,除了手机之外,苹果还出品无线耳机、智能音箱和电子手表等硬件,这些电子设备所获得的利润,虽然不及iPhone耀眼,但都是实打实的干货。交给立讯精密代工的无线耳机,工艺难度远大于iPhone,毕竟,耳机的空间非常小,而智能音箱也是寡头般的存在,攫取整个行业超过50%的利润,而且这些产品都是围绕iPhoneiOS系统展开,产品逻辑都沿用了苹果的设计风格。

另外,在硬件陷入停滞之后,苹果转型服务业,推出流媒体、新闻订阅、Music等业务,综合年利润高达53亿美元,仅次于iPhone。除了这些面向终端消费者的产品之外,苹果也大肆改造iPhone代工产业链,以快速进入芯片、自动化机器、数据感应器、人工智能算法等领域,每年苹果的工程师都会在代工商的生产线上,进行大量的实验,一来通过向代工商提供设备、提供网络来涉入新的领域。二来也严密监控起供应商的生产行为,据说苹果亲自种植了一片森林,用来供应iPhone的包装盒......

苹果凭什么能成为生态圈的跨界明星?

聚敛精英,苹果如何同员工形成正循环?

相信喜欢苹果产品的人都清楚,不管产品线多么复杂,都带着一股“艺术”的气息。这几乎是全部苹果人所共同的价值观,而要统一价值观,除了文化渲染外,还需要用“银子”来喂养:“苹果经常用一种叫做“overpay”的模式来聚拢产业链精英。”不仅向他们提供不菲的薪水,还在配套福利方面颇费了一番心思,如总部办公室的真皮座椅,每一把价值2.1万美元;员工出差强制要求住五星级酒店,目的就是让员工感受到更好的生活,努力奋斗,再创造出更大的价值,一个完美的正循环就此诞生。

Google鲸吞摩托罗拉、微软抢劫诺基亚,但库克更喜欢收购不知名的技术型公司。这些公司所拥有的技术,都是独角兽级别的,再加上苹果的资本催化,就能快速产生价值,而初创公司的员工也乐得被苹果收购。事实上,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职员,一跃成为世界上最酷公司的职员,也是一种美滋滋的体验。

业内人士透露,库克最喜欢悄悄地收购小公司,最繁忙的时候,平均每3周就收购一家小公司,全年下来,15家公司到手。这些小型的收购,都不是为了即战力,而是为了收购人才和知识产权。在完成收购之后,库克不会剥夺这些CEO的管理权,也不会派一些官僚的管理者来生事儿,而是以一种“机器和零件”的模式相互匹配,为自己的未来战略来服务。如苹果要进军人工智能,会先花个2亿来收购西雅图机器学习企业Turi,也就是说,在其萌芽阶段就注入苹果的基因,Turi不仅有巨额的资本做支撑,还能获取来自iPhone源源不断的数据;此外,库克非常重视的AR技术,也是通过收购低功耗处理器、3D传感器、室内定位导航等技术性初创企业,来构建体系的,至于说,收购一些健康数据公司,更是彰显了其“跨界健康领域”的决心,同样,需要iPhone的海量数据。

其实,做了这么多年苹果的观察员,笔者最深的感触就是苹果之于未来长远的规划,以及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,在资本运作方面,更是有浓重的“锱铢必较”特点,他们喜欢购买小型的公司,然后,把其“喂养长大”,丰富的业务由此而来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
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