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生鲜mini店会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吗?

生鲜mini店会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吗?

生鲜mini店会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吗?

必须要承认,突如其来的疫情这一“黑天鹅”,让不少生鲜企业得到喘息之机。在此前的特殊时刻,人们因被困家中对送货上门的生鲜企业有了更多依赖。相比过往的不温不火,生鲜企业在疫情期间的订单量、客单价、交易额等迅猛增长。比如京东方面的数据显示,从除夕到初九,生鲜销售同比增长215%,全国卖出近15000吨生鲜产品。

但在4月底国内疫情得到基本缓解后,生鲜企业却有被打回原形的迹象。没有真正靠谱的商业模式和发展思路,生鲜企业的爆发看起来或是“昙花一现”。为了再度瞄准消费者的钱包,众多生鲜企业对自身模式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。其中,发力mini店成为不少生鲜企业的选择。只是在加码mini店后,生鲜企业就能寻找到自己的“真香”答案吗?

发力mini店!生鲜企业动作频频

“前置仓模式没有未来,盒马mini才是未来生鲜电商的主要模式。”盒马总裁侯毅对生鲜企业的走势,给出了自己的判断。

在侯毅看来,生鲜企业只有变小、变轻,才能更灵活地应对消费者的需求,并谋得一个光明前景。事实上,盒马也正是坚决贯彻了这种思路。在盒马新财年的“双百计划”中,除了在全国范围内开100家盒马鲜生大店外,还要再开100家盒马mini

加码盒马mini,背后有着数据支撑。据侯毅表示,“盒马mini线上单店日均峰值超过2000单,线上销售占比超过50%,坪效是普通社区超市和前置仓的4倍多。”这意味着,盒马mini在营收、客户留存、运营数据等方面有不少优势,也比过往主打前置仓模式的盒马小站更接地气。

其实,mimi店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,只是现在被更多生鲜企业所看重。除盒马外,永辉、大润发、沃尔玛等也都在mini店身上不断做文章。如,大润发计划开出新店型——大润发mini。而永辉则从2018年就开始做永辉mini,数量已超过500家。据了解,永辉mini店以生鲜产品为主,主要开在社区,营业面积多在300-600平方米,面积仅为超市标准店十分之一,乃至二十分之一左右。

看来,生鲜企业动作频频地发力mini店,已落到实处。

 

生鲜mini店会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吗?

利弊俱有,mini店还得经过战火考验

必须要看到的一点是,中国消费市场足够大,消费升级需求旺盛。这意味着生鲜企业过往“一招鲜吃遍天”的模式,很难适应新的发展趋势。在大店面临低迷的形势下,试水mini店成为突破之举。不过,mini店并非“万能药”,利弊两方面在它身上同时存在。

从利的一面看,发展mini业态主要是出于对大店的补充。随着mini店的不断建设,生鲜企业能够增加布局密度和订单密度,并强化自身的履约配送能力。再加上疫情期间的消费习惯培养,mini店能够更好地契合消费者的刚性需求。

同时,mini店还与线上流量息息相关,可助力生鲜企业持续拓展线上渠道。而且mini店可更好地展开自提模式,进而降低线上履约成本。

从弊的一面看,mini店更像是一个“附加物”,高度依赖于生鲜企业供应链实力和精细化运营能力。这就对生鲜企业提出了更高要求,他们势必会付出更多的资源、人力和资金。更重要的是,如果把mini店当作纯粹的大店“缩小版”、“删减版”,而没有更明晰的商业逻辑和运营理念,那么造血能力也可能不会那么强。

说到底,mini店现在虽然颇受重视,但也只是生鲜企业的探索之物。如果mini店未来不能随着形势的变化而不断升级、创新,也会遭遇很多困难。没有经过战火考验,不会成为一名优秀士兵。没有经历残酷竞争并生存下来,mini店就不能被判定会绝对成功。

 

生鲜mini店会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吗?

生鲜赛道玩法不断,驱散迷雾并不简单

mini店如今被重视,是多家生鲜企业自我调整的结果。而在整个生鲜行业朝前发展的过程中,我们曾看到多种商业模式并存、竞争或接连出现。

单单从盒马来看,就不断翻新着玩法。如,位于商圈的盒马鲜生、应对白领上班途中需求的pick'n go、类便利店形式的F2、去年在深圳开出的首个社区商业中心盒马里等。但纵然玩出了更多新花样,我们也不能断言盒马就可获得成功,更不能说它已找到生鲜赛道的终极答案。

对于生鲜企业来说,它们发展的过程,其实就是一个不断颠覆自己、持续寻求最优解的征程。驱散前行路上的迷雾,从来不会简单。很显然,生鲜企业会一直在路上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