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生活在异地的后浪们,你们感受到科技红利了吗?

生活在异地的后浪们,你们感受到科技红利了吗?

 

 

还记得每天早上530从燕京出发,做第一班车去北京上班的后浪吗?还记得每天深夜12点,中关村、后厂村、望京的互联网大厦中依然灯火通明,正在加班的后浪吗?还记得每次春节时,因回家的一票难求、返乡的昂贵机票而踌躇的后浪吗?

他们虽然享受了人们口中的科技红利,有了更多的选择权,但他们也“错过”那些足以打碎众多梦想的资源红利。而这些“错位”,也被不少人前浪“选择性”地忽略。

找房APP的方便,与炒房者抬价方便

由于所处人生阶段的原因,大部分后浪都是搬家、买房的主力军。借助移动互联网的便捷,熟悉手机的后浪们动动手指就能在找房APP中为自己的北漂生活找安身之处。找房APP让零散在城市中的各个房源“集中”起来,变得易于寻找。也让房价与租金变得透明,让繁琐、充满陷阱的购房、租房变得简单。后浪们享受着这种便捷的科技红利,但承受着红利带来的负面影响——“抬价”。

找房APP的方便,让它也成了不少房东了解自己房价变化的主要方式——每天早上一打开手机APP,就能看到十几条关注房源的动态。一夜之间上涨百万元已成常态。每当自己要售出房产时,都会打开它查看一下自家附近挂出的二手房价,于是就有了做个对比适当加点挂上去的操作。在房市火爆的那几年中,北京、深圳、上海不少房源挂盘价一夜之间上涨百万元的情况不在少数。节节攀高的房价,不仅让后浪们感到焦虑,也让他们的购房梦变得越来越远。

共享工作APP与养老困惑

身在一线城市拼搏的后浪,也是最先尝试共享工作的重要一份子。从网约车到跑腿,科技的红利让他们可以利用闲余时间赚外快。甚至在面对“尖酸刻薄”的老板时辞去工作,在共享工作平台申请工作“做自己的老板”。灵活、低门槛的共享工作,一时间成为了后浪们维系生活的重要谋杀手段。在一份网约车市场报告中,80后的比例就高达一半之多。

在这样的前提下,纵使高强度的共享工作也并未足以让他们退缩。但年轻的后浪们,依然得面临一个新的问题——共享工作的养老保险。在一份来自深圳晚报的调查中约2成外卖骑手对自己是否要参加社保表示并不关切。加之,许多骑手与外卖平台之间的劳动关系模糊,如有外卖平台自营配送员、代理商配送员,以及众包配送员等新的用工形式,直接导致了他们无法正常参加社保。

在有的城市,没有社保记录,几乎等于“你不属于这个城市”。买房、买车,甚至日后子女读书都成为了一个个难以逾越的门槛。


异乡后浪的互联网冷梦

在不少前浪眼中,后浪们是生活在物质丰富的时代。他们有着良好的教育,又享受着他们那个时代“想都没想过”的各种科技资源,所以理所当然他们是幸福的。甚至,还有不少前浪认为,后浪的一些呻吟和抱怨,都是“无痛搔痒”、“无病呻吟”的。

科技的发展必然带来各种红利,但科技的残酷和冰冷,也让不少后浪们付出比前浪更为辛苦的付出,而换取曾经“理所当然”的资源。比如房子、一份稳定的工作等等。事实上,每个时代都有各自所谓的红利。比如前浪们工作时所购置或者拥有的房产,不停被祖国发展红利赋予了增值;比如正是由于信息的闭塞、科技的落后,前浪们拥有了比如今更低门槛的创业机会。所以无论是前浪后浪,其实都享受着各种时代的红利,也谈不上谁羡慕谁,谁又比谁轻松啥。

否则只有前浪们的二代,才配得上故事中的“后浪”了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 

 

 


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