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寻找兰彻寻找天才力量

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寻找兰彻寻找天才力量

印度电影最近几年比较火,而且大都是小成本制作,依靠故事的创意性和逻辑深度取胜,很多电影在中国取得了非常不错的口碑。反观中国电影总喜欢大手笔投入,靠明星大腕、恢宏的场面来迎合观众,再配上燥热的宣传力度,中国新电影的票房一般都不会扑街,但艺术价值却日渐走低。超高的票房始终无法塑造出一些伟大的艺术形象,不妨回头想想:2019年的电影人物形象,有几个还能留在脑袋里?
 
相比之下,印度电影以创意取胜,塑造的人物个性鲜明,艺术水准蛮高的。其中,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就是角色塑造的巅峰。相信全世界人民都记住了谜一样的天才兰彻,热爱摄影的法罕,还有出身贫穷每日祈祷的拉加。当然,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当属古板的“病毒”教授,他曾经如此傲慢权威,利用权力践行着自己的价值观,践踏着学生的价值观,没承想被兰彻搞得一地鸡毛,而教授女儿以及喜欢“估价”的准女婿也令人深刻。好的电影除了人物塑造之外,还要看故事的新颖程度,《三傻》设置了很多新颖的桥段,如兰彻的身份之谜,帝国理工学院学长享受新生屁股,还有病毒教授大女儿的难产和“幸孕”,结局兰彻的身份曝光,更是经典的包袱,不得不佩服印度人的脑洞。
 
有些题材的电影一经大师拍摄就不会再留给其他导演空间了,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作为一部电影堪称完美,故事引人入胜,两个半小时的长度愣是没有令观众觉得拖沓,这得益于大量轻松、幽默、新颖的喜剧元素和蕴含的深刻哲理。唯一的瑕疵是电影名字取得很随意:相比于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,我更愿意叫它是《寻找兰彻》,而电影的主线之一也是在寻找兰彻,寻找一种天才般的力量和属于自己的人生。
 
灵性十足,体制困不住真正的天才
 
《寻找兰彻》讲的是印度故事,但能妥妥地映射到中国现实。其中,主流的观点是:大家认为兰彻是一天天才,敢于叫板帝国理工学院的权威和制度,灵性十足。于是,一些不爱学习的观众则以此为幌子,放弃传统学习,转而去打游戏。
 
但是笔者不得不提醒,兰彻会反抗制度,同病毒教授整蛊,都是建立在自己能够“搞定学业”的基础上。其实,电影为了标新立异,不得不重点描述兰彻的不拘一格和破坏旧秩序上来,但我们不得不说:电影导演还是留了一手,兰彻在对抗病毒教授和帝国规则时,亦能连续考学院第一。他是那种仅仅花一半精力就能搞定“体制教学”的人。平心而论,兰彻有如此天赋,可和他一起大闹帝国理工学院的拉加、法罕却没有如此幸运,他俩闹够了,也闹爽了,却只能徘徊在及格的边缘,以至于,病毒教授发誓:如果拉加能找到工作,他就剃掉胡子!而且在毕业之后,拉加和法罕的生活条件看上去也很一般。相比之下,兰彻在偏远地区支教,享受着生活和心灵的平静,同时,他又是全球最富有盛名、最富甲一方的工程师之一。总之,兰彻在古老制度和新秩序中间都能游刃有余,也使得其形象光芒万丈,成为那种人人崇拜的大神级偶像。
 
兰彻身边的“二傻”则更多的是普通人的写照。显然,我们普通人也能察觉出传统教育制度的古板,也懂得人生的枯燥,但普通人仅仅是应付规则就早已捉襟见肘,基本再没有精力想着破坏规则、创造新世界什么的。正如拉加,有一个病重的父亲,每天都要吃药。贫穷之所以应该遭到诅咒,正在于,它不仅让人的物质生活拮据,更会令人的精神崩溃。拉加每日祷告,说明他经常处在崩溃边缘,而当他遇到无法处理的事情时,利益和良心拷问他的时候,拉加只能选择跳楼自杀,这也是普通人的一声叹息!
 
从电影里回到生活,天才和普通人的差距同样非常残忍。比如,总有认为马云是学渣,并以此鼓吹“读书、学校、学历无用论”,但也不想想大帅的英文是如此流利,而自己不读书连个四级都考不过;另两位巨头马化腾和李彦宏,则都是学霸出身,他们和兰彻一样仅仅用50%的精力就完成了体制内的学习任务,同时,又依靠自己的天才力量颠覆旧规则、创立新秩序。天才,是从来都不惧怕体制、应试高墙的,他们能轻松地抽身出来,包括比尔盖茨、扎克伯格都懒得去完成体制学业,但他们却诚心劝诫年轻人:不要轻易放弃学业,毕竟,它们会是普通人一生的衣食父母和精神支柱。总之,普通人在向往天才的潇洒时,必须要提前审视自己,是否有能力去面对世俗世界的残酷竞争。如果没有,兰彻的潇洒就只能是普通人的一个高光时刻而已。或许,我们能在一两秒内达到“天才”境界,但兰彻真不是我们的人生,所以,该考四级考四级,该报培训班,报培训班。
 
自我剖析,寻找自己的天才力量
 
毫无疑问,兰彻在电影中的人设是天才,而且不止于学校的专业,他在剖析体制、洞悉人性,鼓励他人,甚至做生意方面都很有一套。兰彻的家庭在普通人看来是不幸的,但对于天才来说,他又是幸运的,因为没有父亲的愿望来左右和束缚。于是,兰彻早早地就能依照自己的想法来规划人生,最终成为全球最优秀的工程师之一。
 
类似兰彻能把“热爱”变成工作,而且能赚到大量钱财的人,全球人口中也不到1%,包括比尔-盖茨、扎克伯格、乔布斯、马斯克、马化腾、李彦宏等等,都是这样的天才。人家李彦宏现在研究人工智能、增强现实技术,只是因为自己想念已经去世的父亲,希望能通过技术实现“父子相见”,而马斯克已经有足够的财富,地球上的生意已经不能满足其胃口,于是,他创立Space X,旨在帮助人类寻找第二个生命之地。相比之下,99%的人都不清楚自己的“天才力量”,即便是对这种力量有一些认识的人,也常会因家庭、工作、体制而逐渐模糊,电影里的第二男主人公法罕就是芸芸众生的代表。显然,法罕心里清楚自己的天赋在于摄影,但做摄影的意识不够强烈。所以,在面对父亲的要求、生活的压力时,法罕还是会选择不喜欢的工程学科,这是他父亲的愿望,也渐渐成为其自己的愿望。我们不用否认,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都是被一种所谓“父权”的东西同化,渐渐弄丢自己的天才力量。如此人生不能说是失败,但肯定不会波澜壮阔。
 
胡适先生在北大演讲的时候,也曾谈到这个话题,他的建议非常明确:希望学生们都要搞清楚自己的天才力量,然后,选择对应的专业和就业。因为世界上总有热门的东西,也总有冷门的东西,这是无法控制的,有先热后冷的风险,但自己的天才力量可以通过长期思考、实践、验证逐渐搞清楚。这个确认的过程越早开启越好。事实上,中国父母与其让孩子学大量的古诗、乐器、画画什么的,倒不如把这些培训班的主轴更换成:寻找孩子的天才力量。而一旦搞清楚了,孩子的未来至少是衣食无忧,且终身快乐的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