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苹果为什么要培植立讯精密?

苹果为什么要培植立讯精密?

相关数据显示,2019年立讯精密营收623.8亿元,富士康营收12676亿元。如果单纯对比营收,立讯只是代工大象身边的一只小仓鼠,但今年立讯斥资33亿元收购纬创资通,以第一家大陆iPhone代工商的身份横空出世,再考虑此前收购可成科技以及Airpod订单,立讯如今已经成为妥妥的“苹果红人”了。如此背景加上A股近乎妖的表现,立讯精密令很多局外人充满期待,同时,令竞争者感觉胆寒。网上传闻,富士康创办人郭台铭曾经亲自组建专案小组,主要应对立讯精密之崛起。虽然富士康发言人已经辟谣,此为不实传闻,但立讯精密崛起是大概率的事情。相比于代工大王,立讯精密有着自己独特优势,尤其是当中国制造栽进人力成本漩涡时,创办人王来春却能花大价钱开发自动化,以争夺苹果订单;同时,立讯精密也赶上了“大陆制造去台湾化”的重要春风,也就是说,他们背后可能站着全球最强力的政府支援,不崛起都有点儿说不过去。
 
在商言商,有媒体说:苹果和富士康的革命友谊只是塑料感情,富士康依靠苹果焕发第二春,但也一直想着其他客户,持续用自己强大的代工地位来积累更多利润;苹果则更加无情,十二年来,他们从未停止建设产业链,培植出大量中等规模但好用、听话的供应商,进而要挟第一供应商降低代工价格,他们也乐得折腾,以实施更精准地统治。
 
杀价工具,立讯精密价值几何?
 
2003年时,乔布斯、库克和郭台铭就是不错的朋友,彼时苹果给到富士康的订单仅仅是一些MP3播放器之类的虾米,比之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相去甚远。即便是第一代iPhone横空出世惊艳大众,在2011年之前也被视作小众产品。郭台铭不仅洋洋得意地说:自己是见过iPhone原型机最早的一批人,还说富士康曾经指派团队跑到美国,以制造代工的角度帮助客户改进设计。基于此,iPhone最早的订单全部由富士康承接,加之,乔布斯统治着智能手机消费者,出货非常稳定,两家企业可以说是度过了最甜蜜的几年。
 
局势的改变出现在库克掌舵苹果之后,他需要丰富产品线,需要持续的利润增长,于是开始谋求双供应商战略。大家都知道,iPhone5经历了巨大的失败,因设计缺陷,制造生产的良率非常差,郭台铭建议要停工整顿,但库克却一心要急着出货,残次品在仓库中堆积如山,出货部门和品质人员经常陷入无休止的争吵,甚至大打出手。最终,郭台铭违逆库克的意志,强行停产接近两周,以换来最终的谈判。
 
在上市之后最缺货的时间段,郭台铭强行停产,这给了库克当头棒喝,也正因如此,他才下定决心要培植更多的供应商。首先是上海昌硕,虽然他们一直努力追赶,但在产能、效率和品质方面始终无法同富士康相抗衡,今年更因疫情影响,耽误iPhone12的出货。昌硕表现不佳,库克又瞄准纬创,没成想更是个废柴。他们被苹果定义为“杀价工具“,于是懵逼式地提供了一个”低到离谱“的价格,以至于,苹果的业务人员需要给他们涨价一些。后来,纬创又被曝光使用“非苹果指定”物料,犯了苹果产业链的大忌。为了平息库克的怒火,重建客户信心,纬创不得不更换全部高管。自此之后,纬创元气大伤,不准参与任何新产品的代工。渐渐地,iPhone业务在纬创手里如同鸡肋,直到被立讯精密收购。
 
立讯精密收购纬创的始作俑者大概率是库克。事实上,他们在早些时候,就说服立讯收购可成科技,涉入到金属外框制造领域,这个领域也一直被富士康把持得死死的,可成科技根本不是对手。如果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看,显然,苹果是有意在培植立讯,库克希望通过立讯的经营管理能力、资源整合能力以及良好的政府关系,把可成科技、纬创这些不成气候的供应商好好升级一番。同时,库克也是看中了立讯精密迅猛的发展势头,他们需要iPhone的订单,也敢于在前期进行大手笔投资。如果立讯精密成功了,他们完全可以成为富士康或其他供应商的竞争者,是一个大规模的杀价武器;即便是立讯失败了,他们在早期阶段的投资基本上可以供给苹果免费使用,这大概就叫空手套白狼。
 
制造业大战:资源战、技术战和人才战
 
当然,立讯精密要追赶上富士康也是非常难的事情,需要苹果的扶植、自身的努力,更重要的是,需要时代给他们一个合适的机遇。如前文所述,立讯精密的总营收仅仅有富士康的5%,这意味着,两家企业可利用的资源不可同日而语,创造就业、增加产值的能力也是判若云泥,高强度的抗压能力以及在困难时刻的弹性也存在差异。比如遇到土地问题,富士康可以关掉小米的制造车间,也能舍掉一些摩拜单车的订单,能够在深圳、郑州、武汉等地建设厂房,再不济还能去济源、兰考等地生产。如此资源需要长时间的积累,显然,单就规模来看,立讯精密就要长时间地持续布局。
 
技术的比拼方面,立讯精密并不输给富士康,尤其是在制造业自动化方面,王来春比自己的老领导更有魄力。2019年,苹果高层拜访立讯的时候,王来春展示了自己的自动化研发团队以及成品的自动化生产线,她斩钉截铁地说:如果订单交给立讯,自动化团队会保证品质,而且成本再降30%。业内人士都清楚,苹果的自动化也是一直不温不火,他们投资的自动化机器也基本属于全球二流水准,正希望有代工商帮忙推进这一块。
 
相比之下,富士康的生产线太过于依赖人工,高管们都挣扎于派遣制度和人力招募成本的泥潭中,研发出来的自动化机器又贵又笨,据说郭台铭非常不满意自动化部门的绩效,曾经当着五十个厂区同仁的面,罚站自动化部门的主管长达5个小时。此外,富士康在深圳号称电子业的“黄埔军校”,旨在说明其跳槽严重。事实上,立讯精密在最早布局苹果业务的时候,已经采用“高薪政策”挖走很多人才,但尴尬的是,立讯精密的人才规模依旧远远落后于富士康,特别是在高端经营管理以及现场改善方面,人才更是匮乏。这是因为制造业的人才,不同于互联网或者其他行业,仅仅靠天赋就能轻松成才,而是需要长时间的沉淀以及足够的阅历才能胜任。显然,立讯崛起依旧需要苹果重点扶植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 



推荐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