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“爷青回”夺年度第一!但弹幕似乎没那么香了?

“爷青回”夺年度第一!但弹幕似乎没那么香了?

消费时代,娱乐至死。对于不同年龄段的消费群体,尤其是年轻人而言,消费、娱乐的新花样实在太多。从加价无极限的潮鞋、潮牌,到剁手不止的盲盒;从排队几小时只为一杯奶茶,到冲会员只为周杰伦……消费、娱乐俨然带动着旺盛且多样的欲望。而在观看鬼畜视频、热血国漫等方面,弹幕则成为很多人宣泄情绪的方式。
 
在如暴雨袭来的弹幕中,人们找到某种寄托情感的渠道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无论是为了展示个性,抑或摆脱孤独,弹幕似乎能承载各种情绪,也衍生出一种独特的文化。但当弹幕泛滥如洪流后,它还能保持初心吗?尤其是在弹幕变得越来越乏味后,它还能演绎出别样精彩吗?
 
年度弹幕亮点多,已成观影新形态
 
通过数据比个高低、分出排名,似乎是人们最喜欢做的事。从篮球界乔丹、詹姆GOAT之争,到足球界梅西、C罗的“双骄”对决,从iPhone与华为Mate系列的优劣,到各种世界富豪排行榜……对比,无处不在。即使是作为一种娱乐方式的弹幕,也难逃被冰冷数据排名的结果。
 
近日,弹幕大本营B站发布了一份2020年度弹幕。B站“自豪”地表示,今年用户共发送了22亿条弹幕。其中,“爷青回”被发送了超542万次。而其他位列年度弹幕的,则为“武汉加油”、“有内位了”、“双厨狂喜”、“禁止套娃”等。如果你对弹幕文化不够了解的话,可能会对很多弹幕的意思不甚了解。如,“爷青回”其实是用于表达人在变化后的环境中,面对曾经熟悉的人和事物时,油然而生的一种喜悦之情。
 
每一个弹幕,都反应了今年的潮流所向。事实上,B站的年度弹幕迄今为止已举办了四年。2017年的年度弹幕是:囍;2018年的年度弹幕是:真实;2019年的年度弹幕是:AWSL……对很多人来说,这些弹幕是他们见证热点事件、潮流趋势等的反应。
 
更重要的是,弹幕作为一种全新的影像语言表达方式,此前受到不少年轻人的喜欢。中青校媒曾就“Z世代弹幕文化”,面向全国1976名大学生展开问卷调查。结果显示,61.34%被调查者观看视频内容时经常选择开启弹幕。最受欢迎的弹幕形式为“字幕君”等功能性弹幕(73.07%)。
 
如今的弹幕,看起来也受到更多人的认可。甚至导演李少红还表示,弹幕观影已成为一种新的观影形态,能从中了解观众的审美取向。郭帆认为电影的核心就是要跟观众建立社交,弹幕是社交需求放大的表现。
 
平均数量下滑、“复读机”式跟风刷屏……弹幕在变味
 
看起来,在这场由弹幕所制造的娱乐盛宴中,谁都会“深陷其中”——毕竟弹幕看起来互动意味十足,且很有趣味。但实际上,弹幕在生长路径上正遭遇危机。其中重要的一点是,经过蓬勃发展后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“抛弃”弹幕,发送的数量在变少。数据,则证明一切。
 
还是以弹幕的大本营,B站为例。2017年,B站月活用户约7000万,弹幕总数“10亿多条”。2018年,B站用户共发送“超过10亿条”弹幕。2019年,弹幕总数“超过14亿”。2020年第三季度,B 站社区月均活跃用户达 1.97 亿,2020整年的弹幕总数达到了22亿。从表面来看,弹幕数量在增长。但粗略估算平均每位B站活跃用户一年里发布的弹幕数,即用总弹幕数除以月活跃用户数,已经从大约14条下降到了11条左右。
 
除了人均数量在减少外,“复读机”式的跟风刷屏现象愈发严重。很多人为了赶时髦,都是发送类似的弹幕,对观看视频的体验造成极大影响。这一点,在B站“引以为豪”的年度弹幕中,体现得尤为严重。据官方数据显示,2017年年度弹幕“囍”被发送次数约为21.8万次,2018年年度弹幕“真实”共出现约47.7万次,2019年的网络黑话代表“AWSL”出现3296443次。而2020年的“爷青回”,直接超过542万次。
 
人均数量减少、重复弹幕太多……都在证明如今的弹幕没那么香了,甚至在“变味”。如果弹幕不是个性化的表达,而是变成千篇一律的调调,又有什么意义?
 
从小众乐趣到大众娱乐,弹幕仍需革新
 
弹幕,原本是一种年轻人“圈地自萌”的娱乐方式。而在近几年,弹幕却成功出圈,在各大视频播放平台呈现燎原之势。这也在表明,弹幕从小众乐趣变为了大众娱乐。
 
破圈,很好。但弹幕不能仅是打破圈层和年轻化的限制,却丧失原本的意味。哪怕是各大视频平台想借助弹幕实现“二次发育”,也不能让弹幕偏离了互动、沟通、表达自我的初衷。
 
从这个角度看,弹幕其实仍然需要革新,还需不断蜕变。弹幕不能只是变为下饭视频的“佐料”,更要成为让视频行业更为繁荣的“养料”。只有这样,弹幕才能在获得人们情感共鸣的同时,迎来一个全新阶段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
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