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末日之思:亲人如何排位?

末日之思:亲人如何排位?

一场新冠疫情,宛如一场灾难和末日危机,但好像尚不足以警醒美国人,他们在感恩节的狂欢,反映出他们的麻木。什么样的社会制度,造就什么样的文艺,或许正因麻木,美国才持续地推出灾难片以警醒自己、警醒世界。在各种灾难片中,他们总是毫不推辞地扮演世界之领袖,或抗击外星人,或重建家园,又或者深度挖掘人性,找到一些能够刺激人类肾上腺的东西。《末日逃生》是2020年首部向全球公映的灾难片,它沿袭了美国灾难片的老套路,主角光环能战胜一切坎坷、灾难,家人总会有一个Happy ending。此外,电影院观影之后,中国观众多有抱怨,理由是逻辑混乱,缺少宏大场面,被批评过度节约成本,想要另辟蹊径地讲述人性和温情,却总会浅尝辄止,给人一种隔靴搔痒,越骚越痒的感觉。比如关于外公、外婆的至死不渝就刻画得深度不够。
 
当然,笔者在很多影评中都提到过:一旦影片面世,它就不再属于创作者、监制和导演,而是彻底属于观众。支付完电影票钱之后,观众可以从任何角度理解影片:可以赞美,可以吐槽,可以针对演技、情节、逻辑以及特效进行评论,也能由着自己的性子做大量联想。《末日逃生》再烂,也能在很多方面引发一些人的共鸣,珍惜地球和家庭。
 
末日之思:我们为什么会被组织抛弃?
 
影片开始报道两颗彗星正在朝地球移动,电视新闻讲到:这两颗彗星会在大气层中被消耗掉,只有一小撮碎片会掉入海里。普通人继续着自己平凡的一天:逛超市、买菜、家庭聚会或者吃冰激凌。但真正的事实是,彗星有足球场般大小,会降落在佛罗里达州人口最密集的区域,产生的热浪温度高达900度,绵延2000公里。显然,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地球灾难,面对如此灾难,影片中的管理组织要比特朗普的班子冷静得多,他们在格陵兰岛修建起避难所,同时封锁真实的消息,并且在短时间内制定出“拯救标准”,总的纲领就是要拯救“有益于重建社会”的人,包括医生、工人、农民等等。男主人公John因从事建筑行业,也被荣幸地选中;同时,拯救标准里还有一条:禁止患有慢性病的人员登上诺亚方舟。而John的儿子恰好患有糖尿病,从而引发了各种冲突。
 
安排John的儿子患上糖尿病,且弄丢胰岛素,看似是导演刻意制造的戏剧冲突,但也反映了美国文化中建立清醒标准,尊重清醒标准的主轴。禁止John的儿子登机,在平常的日子里肯定会被指责为冷血,但于特殊时期,却是管理者的最佳权衡结果。
 
平心而论,影片中的美国管理者处理事情还是相当果决的,他们放弃的又岂止是John的儿子呢?就连避难所黑妹工作人员的家庭均被放弃,John的全部邻居,包括成人、小孩,苦苦哀求的母亲均被放弃。或者说,绝大多数的人是遭遇放弃的,以至于,他们在求生欲的驱使下,干扰了“诺亚方舟”起飞。影片的情节如此设置,也试图向人们昭示:做有益于社会的人,才有资格被挽救。在很多美国文学里都曾提到:人类除了自己要生存,还要尽最大努力为自己所生存的环境做出贡献。正是如此思想,使得美国在经济、军事、科技领域大大领先于欧洲和第三世界,获得了一种比飞机、大炮更强大的力量。要知道,欧洲国家长期无条件提供高福利,不但大大掣肘管理者,也让普通人有一种“不劳而获”的惰怠,渐渐地,他们都变作对社会无意义之人,经济低迷也变得低迷。而当灾难来袭之时,管理者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这些人,正如欧洲会拔掉65岁以上老人的呼吸机。
 
此外,影片中的管理者对于行业的种类也有慎重考虑,他们会优先拯救医生、工人、农业、建筑师这些实体行业,而非娱乐明星、脱口秀演员以及网红什么的。或许,在太平盛世,我们需要有对美学的向往,对音乐的热爱等等,也正因如此,社会制度常常忽视掉最基础的从业人员,以至于,我们都忘记了农民、打工者的辛苦付出,把社会资源都分配给一些吸毒的脱口秀演员。灾难的积极意义在于能让普通人深刻地意识到:究竟哪些行业正在支撑着社会体系运转,正如疫情之后,钟南山和他的团队成为最受追捧的明星。如果影片《末日逃生》能在一定程度上“矫正”青少年的择业观,也就算是功德无量了。
 
末日抛弃,亲人如何排位?
 
如前文所述,《末日逃生》没有太多的宏大场面,就连遭遇毁灭的地球画面也仅仅是靠着几张修饰过的图片来凑数,和此前的《2012》简直是天壤之别。大概是因经费紧张,导演组不得不采用“抒情”来弥补特效的匮乏。好在,对于亲情、友情、爱情描述得还算差强人意。影片中多次呈现“亲人排位”的冲突,比如当John开车载着妻子和儿子离开居住地,驶向避难所时,女邻居拦住车央求着:自己可以死,但请带上她的儿子;同样地,John发现儿子所需要的胰岛素落到车上的时候,义无反顾地跑回去取,而这一举动被工作人员发现,向其说明:John的儿子因患有慢性疾病,是不被允许进入避难所的。此时,John无法抛弃妻子和儿子,自然也不会登上飞机。在最后一次登机中,因超重问题,John选择了让妻儿登机,自己放弃逃生机会,而妻子却坚持,谁也不能被抛弃。
 
显然,电影为了照顾观众情绪,给了John一家最好的Happy ending,但现实中如果遇到同样的问题,人类又该怎样抉择呢,我们是否应该提前给亲人排个顺序呢?
 
早在去年的时候,知名网红Papi酱就给亲人做了一个排序,首先第一位是自己,接着是爱人,然后是儿女,最后才是父母。如此排名引发了巨大争议,毕竟,他违反了中国“百善孝为先”的原则,同时也违背了组织利益高于一切的原则,但深究起来,这个排名也是有可取之处的:自己是自己世界的一切,自己过不好,更不会照顾好家庭;而爱人是陪伴自己时间最长的人,他们更应该得到照顾;相比之下,儿女只能陪自己走一段时间,在孩提时代给我们补给快乐。反之,父母在后期更多地会带来悲伤,他们一定会离开我们,正如《末日逃生》里,外公坚持留守,他要守着自己,守着爱人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