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iPhone Town,烧钱的小镇?

iPhone Town,烧钱的小镇?

相关数据统计,中国有40家电子企业正在同苹果合作,向其供应iPhone的零部件以及帮其完成最终的组装出货。这些电子工厂大都坐落于二、三线城市的郊区,美国媒体给它们起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名字:iPhone Town.作为长期的制造业观察员,笔者曾经走访过大量的iPhone Town,包括江苏昆山、山东潍坊、湖南浏阳、河南郑州等等,这些小镇具有相似的草根气息,没有富丽堂皇的写字楼,只有时而静谧、时而嘈杂的车间。工厂里一张张年轻的面孔,总会有掩饰不住的疲惫,而当他们来到餐厅、KTV、网吧、足疗店时,疲惫瞬间转变成兴奋和快乐。遍布全球的iPhone Town大概只能维系其最基本的生活以及最初级的快乐。很多人不禁感慨:偏远郊区无法同大城市相比,这里的运营成本应该比较低吧,但事实并非如此,iPhone Town真是个能烧钱的地方。
 
众所周知,制造企业都是重资产企业,年轻人创业谁也不优先开工厂。一般来说,企业的运营成本和高管之间的关系都是商业机密,媒体很难拿到,但一些权威网站凭借其良好的流量和推广作用,还是能抓住一些棱角。比如爱企查App上面就有一些深度的数据,帮助公众更深刻地理解制造业。事实上,数据本身不重要,重要的是数据背后的逻辑。
 
烧钱抢单,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资本
 
谈到烧钱,人们首先会联想到中国的互联网企业,包括滴滴、快递的补贴烧钱,团购大战的巨额优惠,支付领域的红包、共享单车的免费骑行,都曾有一段“辉煌”的烧钱历史,但这些和真正的制造业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和iPhone Town更不能比。据爱企查数据显示,iPhone玻璃供应商蓝思科技,注册资本是43亿元,声学供应商歌尔股份注册资本是32亿,富士康的一个郑州厂区注册资本是20亿。虽然说企业的注册资本不代表实际缴纳费用,但这些都是有头有脸的龙头企业,不会虚报。况且,抢iPhone订单需要绝对的资本实力,更可怕的是,他们实际的运营成本比注册资本的数字高50倍都不止。
 
首先,制造企业要投资土地,这个不仅仅是靠钱就能解决的,更重要的是和政府的关系,双方基于产值、出口额和就业岗位等事项,各取所需。所以,制造企业的品牌在大众眼里的识别度不算高,远比不上阿里巴巴、腾讯或者抖音什么的,但在地方政府眼中,他们就是绝对的明星企业。据说iPhone Town的营收、利润等数据,要花费一年才能算清楚,比如蓝思科技的年营收早就超过320亿元,歌尔股份最新的营收是577亿,最恐怖的是富士康,全年营收能达到4125亿元。如此天文的数字,不会装到任何一个人的口袋里,最直接体现的就是地区经济的发展状况;其次,iPhone Town要抢苹果的生意,必须先要把厂房、设备、技术准备好,拿到订单之后,再投资购买苹果指定的物料以及雇佣员工。
 
这些前期投资都是一次性的,但苹果支付代工费,则依出货量而定。这意味着,如果代工厂投资了厂房、物料,雇佣了员工,但因品质或者其他问题无法出货,这些投资都会砸到自己手里。换句话说,产业链上最大的资本风险都砸在代工厂手里,而终端的组装厂又是风险中的风暴中心。基于此,资本的Risk Control常常经营者最头疼的问题。
 
资本规模给代工厂带来巨大的风险,但这也正是iPhone Town的核心竞争力之一。说直白点儿,富士康、昌硕、歌尔、立讯之所以能拿下苹果的订单,就是因为他们有钱,能接受苹果的Business Model.况且,他们常常能得到地方管理者的巨大帮助。
 
社会价值,制造经营已超越损益报表
 
经营管理人员最重要的KPI就是弄好损益报表,就是让P&L数字更漂亮一些。在初创企业或者个体户经营中,损益报表的作用非常简单清晰:如果赚钱就继续经营,如果赔钱就关门大吉,正可谓:掉脑袋的生意有人做,而不赚钱的生意没有人做。但是当企业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他们就不能随便关闭,而iPhone Town里面全都是这样的企业。
 
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听过,库克是一个锱铢必较的经营者,他每年都会要求代工厂降低价格,而iPhone Town内所有的企业都在喊着去苹果化。十三年过去了,歌尔、立讯、蓝思都找到了苹果之外的客户,富士康更是将所有客户一网打尽,但大家的主营业务基本上都和iPhone有关,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因库克压低报价或者经营亏损而主动关门。如此状况背后最大的逻辑就是制造业的资本运营和社会意义:
 
如前文所述,iPhone Town内存在着大量的车间和设备,这些都是一次性投入,也是抢单的前提。按照损益报表的逻辑,这些重型资产每天都在折旧,所以,重型资产上都挂着一只“秒表”,每过一秒钟,它们就会按一定数额贬值。经营者需要争分夺秒地抢订单,然后最高效率地生产出来,抛光、镀层、声学测试、安装螺丝所需要的时间都被精准地计算出来。可以说,时间就是金钱,在制造业体现得非常明显。基于如此Business Model,没有订单是最可怕的,因为时间流逝从未停止,资产会持续贬值,所以,对于中等规模以上的制造业来说,宁可做亏本生意,也不愿意看到工厂停摆。况且,有订单,就有一切可能。此外,制造业还担负着就业责任,和地方管理者息息相关。iPhone Town里烧掉的钱,有一部分是工人的工资,包括很多高级管理人员,这都是损益报表中的成本,所以,制造业常常会受到地方管理者的支持,最直接的表现形式就是减免税收、降低土地租金,甚至是直接补贴真金白银。正是在众多的合力之下,iPhone Town才能如此割肉烧钱。
 
其实,iPhone Town的意义早就超越了单纯的商业范畴,它们除了满足苹果的订单之外,更给中国培养出大量的高级管理人才、技术工人以及日益精进的制造工艺。通过爱企查的“老板关系”资料,笔者发现,郭台铭、周群飞、姜滨背后是一个庞大而精密的管理体系,他们既消耗着企业的成本,又是企业最宝贵的资产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

推荐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