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《忍者宝宝》女人能“放弃”母性吗?

《忍者宝宝》女人能“放弃”母性吗?

随着社会文明大幅进步,女性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,拿中国女人举例,封建时代三从四德、相夫教子,注重贞操等等,一些思想鼓吹:饿死事小,失节是大,妮玛的:一层膜比一条命还重要?显然,时代已经抛弃这些文化糟粕,可是女性的精神枷锁依旧存在,特别是关于母爱、母性的枷锁。全世界都在歌颂母爱的伟大,其实就是给女性套上了一层枷锁:正因为伟大,所以母爱应该同奉献、无私、放弃睡眠相联系起来,一点儿反抗的空间也没有。基于此,在女性意识觉醒的过程中,不断涌现出各类影视作品探讨相关话题,有的严肃而沉重,有的轻松而活泼。不管是怎样的模式,能触摸到灵魂的作品就是好作品,《忍者宝宝》就是这样一部电影:轻松、活泼又触摸灵魂。

《忍者宝宝》的主人公拉克尔是一个新时代挪威女孩,也是传统意义上的坏女孩,退学、酗酒、吸烟、蹦迪、约会,样样精通,她只想做一个丁克和潇洒女生,却意外怀孕,而且宝宝好像忍者一样,在肚子里呆了6个月才有点儿动静。拉克尔因此展开一段内心的挣扎,但母性的精神枷锁依旧禁锢着她。


挪威福利,快乐地生儿育女?

其实,观看《忍者宝宝》的感觉并不沉重,反倒是诙谐和轻松的,觉得人间很美好。而对于中国父母的心理挑战在于:挪威的福利如此之高,完全可以快乐地生儿育女。作为北欧出了名的高福利国家,挪威的生育政策一直走在世界前列,婴儿出生之后,爸爸妈妈加起来一共可以休息49周,企业要全额支付薪水,而且法律规定,丈夫陪产假的天数要和妻子一样,不允许提前返回岗位,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职场上的不平等。此外,管理机构会一直向育儿家庭发放补贴,直到婴儿成年,累积起来大概有10万美金,福利相当高。

相信中国父母看了这样一部电影,会不禁感慨:我不“李姐”,但我真地很受震撼。不理解的是:如此高福利,竟然还有人不愿意生孩子,正如《忍者宝宝》的主人公,震撼的原因则是:当物质高度发达,女人能放弃母性吗?

《忍者宝宝》女主人公是新时代女性的代表,如前文所述,她退学、酗酒、吸烟等等,觉得自己是个好女孩,但却不认为自己会成为一名母亲。之所以说拉克尔是新时代女性,正在于她能冲破大量的观念束缚,连一些生理上的特性都不屑一顾。拉克尔认为:女性没有必要忍受“分娩”的痛苦,甚至为了逃避月经的疼痛,一直服用避孕药。正因如此,她肚子里的孩子,直到6个月才开始躁动。而挪威的法律规定,人流不能用于6个月以上的宝宝,拉克尔只能完成“生产”。好在,北欧高福利让拉克尔有充分的选择权。

刚开始,拉克尔坚定地选择“放弃母亲身份”,她的志向是成为一名职业的插画家。于是,她决定把婴儿送给一个好人家。而挪威的优渥环境,也向拉克尔提供了相当多的选择,以至于,她可以提出苛刻要求,包括经济条件、父母肤色、家庭温馨程度以及良好的价值观等等,好像全世界的人都非常得友善。显然,电影敢于如此刻画,有些情况估计也是客观存在的。影片结尾,拉克尔的孩子被亲生渣男父亲带走,有点儿无厘头,但这就是挪威。更有趣的是,拉克尔在寻找好人家的过程中,母性逐渐醒来,开始用“母亲”的思维来处理问题。


砸碎枷锁,不意味着放弃母性

殿堂级的导演一定会熟读人性,而且能够把人性深处的东西用镜头语言表现出来。《忍者宝宝》的主题是冲破枷锁,撕碎女性身上固有的标签,而且明确地告诉观众:母爱很伟大,但挪威的女人并不Care,反倒是因为把母爱歌颂得太过于伟大,无形中给女性套上了沉重的枷锁。而影片结尾,渣男莫名其妙地冒出“父性”,倒是让拉克尔得以解脱。事实上,男性又何尝不是背负着“挣钱养家”的精神枷锁呢?显然,精神枷锁在封建社会、贫穷国家都很难突破,但在高福利的挪威,一切皆有可能,同时,需要正确的引导。

毫无疑问,拉克尔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女孩,她打着“冲破思想枷锁”的旗号,做着很多出格的行为。狂吃避孕药、酗酒、吸烟等等,只是其暴虐个性的掩饰而已,并不是“冲破枷锁”之正道。

细心的观众可能会发现,在妊娠、分娩、寻找好人家的过程中,拉克尔虽然一直拒绝当母亲,但母性却渐渐醒来,这其实是由人类在孕育时的身体变化决定的。或许,拉克尔能够控制双手,不去拥抱孩子,也能控制自己的想念,把孩子送给白人、姐姐和亲生父亲,但她却不能控制身体分泌多少酶、胆汁和多巴胺。事实上,影片中多次提到怀孕的麻烦、分娩的痛苦,但其实,妈妈在怀孕两个月后,身体会分泌出大量快乐因子,让她们对于小生命到来感到兴奋。作为漫画家的拉克尔,在孕期开始勾勒孩子的形象,并与之“对话”,就是典型的证明,而在选择“好人家”的时候,又非常挑剔,足以证明她已是母亲。

或许,女性的精神枷锁,并不是来自于社会和文化,而是根植于自己的内心和身体感应。面对标签、枷锁、道德这些东西,理智的处理方式应该是:顺其自然,内心平和。女性意识要觉醒,但是一个静待花开的过程,拉克尔酗酒、吸烟、四处约会等暴虐行为,虽然合法,但并不值得提倡。(科幻星系 康斯坦丁/文)

 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