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《四海》韩寒留下的呐喊声

《四海》韩寒留下的呐喊声

由韩寒执导的电影《四海》,定档虎年初一上映,演员阵容强大且颇具喜感,包括沈腾、刘昊然、尹正等等,应该能收获不错的票房,而且有成为经典青春片的潜力。之所以这么说,正在于导演兼编剧韩寒,随时能妙手偶得,奉献佳句。仅一句台词带来的票房,就能超过很多电影,比如“听了很多道理,依旧过不好这一生”,纵然没看过电影,也要叹服之。此外,一部好电影,肯定不止于帮就地过年的人熬过年关,还要有能力引导观众思考生活三观和生命选择。比如很多年轻人,在看过《长津湖》之后,更热爱自己的国家,热爱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。从曝光的预告片来看,《四海》在价值观塑造方面,应该有一定的效果,那是韩寒竭力想留下的摩托声音和青春呐喊。

《四海》把镜头聚焦于小人物,包括开摩托表演的的吴仁耀,多年不见来了又走的父亲吴仁腾,漂亮的餐馆服务员周欢颂和虚荣又真诚的哥哥周欢歌。年轻一代渴望多元的价值观,具体来说,就是活成和父亲、哥哥相反的模样。于是,阿耀和欢颂开着摩托从南澳出发,闯荡四海,过程中充满着爱与离别。

 

潇洒激越,机车的声音魅力

谈到韩寒和他的作品,总会有一种“青春皆叛逆”的味道。老康曾有一位朋友在聊天时曾说起他学生时代观看韩寒的节目,觉得韩寒当时长发飘飘,翘起二郎腿,扮相还挺酷的,心向往之,但如今人到中年,社会毒打20年,莫名生出一种“青春难再回”的惆怅感,偶尔回忆韩寒作品带来的昔日魅力,更直接的感慨在于:青春本来就有多元的价值观,我们为何越活越统一,活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呢?

电影主要的道具体系是“摩托车”,宝岛也叫机车。平心而论,这并不是什么主流的交通工具,因危险性比较高,大多数城市都是“禁摩”的。韩寒作为职业赛车手,却要坚持在电影中留下摩托的声音,他认为:现在一切都是电动的,都是那种“呜呜的”、软绵绵的、文静的声音。或许,在韩寒意识里,摩托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出的声音,充满青春的回响,宛如一种另类的天籁。为了真实还原这种内燃机时代的声音,制作团队研究了数十种机车声音,同时,翻阅大量资料进行设备改装,力图让观众在荧幕前“真实地”听到赛车场上的声音。

当然,比声音更具魅力的是,摩托车的高空飞行,它们不像载客飞机、宇宙飞船能长时间翱翔天空,但或许正是这种“短暂”,令年轻人无限神往。

影片中,有很多镜头非常具有视觉张力:危险、倒是也挺唯美。阿耀们转动油门,“嗖得一声”,机车飞到半空。由于太过危险,预告片中不得不打上“封闭路段拍摄,年轻人请勿模仿”的字样。纵然是韩寒也认为:驾驶两个轮子的机车,危险系数要远高于四个轮子的赛车,就连跟拍的无人机都需要特别设定,连续NG数十条是常有的事情,但更大的麻烦在于:影片唯美、真实的镜头,会不会引得荧幕前的年轻人,生出“飙车冲动”呢?

这的确是一些家长需要考虑的问题,但总体好过把孩子的青春圈养到无菌的环境中,所谓无菌就是隔离了一切危险、叛逆,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环境。人在如此环境中呆久了,或许能考上大学,但很难成为生活的强者。

 

青春呐喊,非常规的生命模式

韩寒的前半生可谓传奇,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《杯中窥人》:纸团沉到杯底,才思涌出来。应试考试不及格,韩寒调侃:七门红灯,照亮我的人生。后来,他又在新浪博客,发表针砭时弊、讽刺类文章,俘获大量粉丝。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,韩寒说道:我的博客只是一个厕所,大家进来把屁给放掉,然后,继续好好生活。相信那个时代的文艺青年,大都有“翘首期盼韩寒更新博客”的经历,既有发泄的需求,又能在醍醐灌顶之余,豁然顿悟:世界原来还有另一种生命模式。

毫无疑问,韩寒的青春呐喊,不可能快速颠覆年轻人的价值观,这需要大量思考,需要几代的努力来完成。但如此呐喊起码已经向80后提供足够的线索,帮助其开始“思考生命的模式”,同样地,《四海》也具有类似的功效。

《四海》中的一些台词也会成为经典,陈述着吴仁耀和周歌颂非常规的生命模式,他们骑着摩托狂飙,飒爽英姿,或许是韩寒对现实社会的一种温和性挑衅。要知道,时下的中国父母非常内卷,莫说骑着摩托到处浪,就连体育运动都被视为洪水猛兽,被一些家长明令禁止。普通孩子的成绩单大抵要和韩寒相反:韩少当年除了体育,其他功课全部不及格。但正是强大的身体素质,帮助韩寒长出更多肌肉和脑神经元,写文章、玩赛车,完成拉力赛之后,晚上还有精力更新博客,坚定有力地回击着一位打假战士的代笔质疑。同时,他还富有精力,把女儿培养成令全国男生都趋之若鹜的大家闺秀。

现在,韩寒的呐喊仍在继续,在影片中,冷不丁地来一句,就足以令人咀嚼良久,比如《四海》中阿耀的一句:年轻就该浪起来,正是韩寒在呐喊。

 

(科幻星系 康斯坦丁/文)

 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