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《美国工厂》工人的冒牌上帝和伪抗争

《美国工厂》工人的冒牌上帝和伪抗争

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摩擦日趋激烈,华为、腾讯在美国的日子非常不好过,大概率事件是业务停滞一段时间。因为特朗普执政,荒诞不羁爱自由,所以,任何同美国相关的企业都心有余悸,甚至苹果、高通、Google这些根红苗正的美国企业也经常睡不好觉,至于说,富士康、福耀之类的制造工厂则更会殚精竭虑,他们本身就是“微利”企业,实在经不起折腾。好在,富士康在美国的业务量并不大,而福耀集团日前发表官方声明:中美贸易的摩擦尚没有给“福耀美国”带来影响,会积极应对。尴尬的是,这条声明在国内引来一片充满恶意的嘲讽:特朗普制裁的高科技,福耀集团可能还没有资格吧!这些言论倒是令福耀纪录片《美国工厂》再度回归大众视野,观众感受又多加深一层。事实上,无论是高科技企业、或者制造代工厂,在美利坚大陆上扎根都不容易。
 
《美国工厂》单纯从制作上来看,算不上一部惊艳的纪录片,镜头剪辑方面颇显得粗糙,穿着大量的旁白显得杂乱,一度只顾着莫名其妙地煽情。这部纪录片的突破性在于,首次把镜头对准了基层工人,使得他们的形象由模糊变得清晰,涉及话题可以绵延数百年之久。难怪奥巴马会投资这部纪录片,前总统应该也想要借影片表达:执政的无奈。
 
冒牌上帝,福耀为什么要去美国建厂?
 
影片的背景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,通用汽车在俄亥俄州的工厂倒闭,2000多名工人失业,大量家庭陷入窘境,他们坐吃山空本就要支付大量的心理成本,但惨淡的储蓄率更令其生活雪上加霜。于是,当曹德旺提出要在美国建厂的时候,俄亥俄州积极响应,最终拉到福耀集团的投资,并起了一个非常高端的名字:福耀美国。事实上,从逻辑上看,福耀美国是一笔“三赢”的投资:福耀版图扩张,节省电费、租金以及物流费用;地区管理者增加税收和GDP,而工人则能找到养家糊口的工作。但福耀美国在真正盈利前,却遭遇到了重大危机,差一点就以“关门”告终。
 
美国工人在知道福耀建厂的消息之后,也是欢呼雀跃的,他们看到了生活的希望;而曹德旺专门叮嘱要把会议室里的两幅画都改成“美国风”,本以为东家和工人们会众人划大桨地干出一番事业来,但在利益面前,希望、感恩、文化这些词汇立刻显得非常虚弱。工人们开始抱怨薪资低、加班时间长,制造车间有职业危害,管理者粗鲁不尊重员工等等,而且按照美国工人文化,他们要组建工会,寻找更专业的人来替自己争取权益。面对工人的抱怨、组建工会的要求,曹德旺回应也非常干脆:关掉工厂。事实上,他千里迢迢跑到美国来建厂,肯定是做过详细评估:美国工人的工资是中国的三倍,但电费、税收、租金仅有中国的40%,加之,福耀的客户也来自美国,还能省掉一笔不菲的运输费。尴尬的是,工人成本除了工资本身之外,还要取决于他们的效率和所能达到的品质,这一点是曹德旺团队忽略掉的,他们大概率地认为美国工人的效率可媲美于中国,更确切地说,他们认为可以通过制度和管理把美国工人“培训成”中国工人,只是想法太天真而已。
 
纪录片的开端,微胖的曹德旺好像中国神话中的弥勒佛,有普渡众生的能力。而福耀美国也有希望成为社区工人们的救世主。表面一片祥和的景象,并没有让曹德旺成为上帝,他是彻头彻尾的商人,没有乔布斯的胸襟去改变世界什么。福耀之所以来美国建厂,最直接的目的自然是盈利,他们享受着廉价的租金和能源费用,而且寄希望通过管理来提高美国工人的效率。说到底,资本家一直是“冒牌上帝”而已。
 
乌合之众,工人们只能发动“伪抗争”?
 
《美国工厂》纪录着曹德旺的投资决心以及建厂初期的艰难,也用一种隐晦的路线记录着资本和人性的对决,最终表明:工人可以一直有抗争,但往往是虚弱的伪抗争。事实上,资本主义社会形成以后,企业成为重要的社会组织。欧美的工人自18世纪开始就通过各种手段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和待遇,但社会主义国家仅仅用10年的时间,就彻底放弃了欧美工人200年的奋斗成果,令人唏嘘,也令人无奈。
 
福耀美国是中国企业,管理模式自然也会follow中国的制度,文化的差异迅速引爆了美国工人的集体抱怨。首先是人身安全问题,工人鲍比此前在通用上班10年,从未受到伤害,但在福耀美国工作没多久,腿部就受伤了;中国管理者为了提高效率,让叉车工超载运输,被严辞拒绝,工人觉得这是在拿命换钱。在美国工人眼里,工厂缺乏必要的安全体系,机械设备过于密集,很容易出事故;其次,作为通用的接盘侠,福耀美国无法提供与之媲美的薪水,一位玻璃质检员在通用的时薪是29美元,而在福耀只有12.8美元,巨大的落差使得工人计划组建工会,以追求福利最大化,而这却是曹德旺最忌讳的东西,他大声地呵斥道:如果成立工会,就立即关掉工厂,通用就是死在工会上了;最后,工作强度问题,也是工人抗争的事项之一,他们希望能准时下班,把时间留给家人和称心如意的爱好,而工厂因效率问题,需要工人配合机器最大限度加班。
 
这些矛盾累积起来,势必会酿成一种大型抗争。只是面目模糊的工人,更像是一群乌合之众,在强大的资本面前只能做无序、虚弱的“伪抗争”,难有实质效果。
 
面对美国工人的抗争,曹德旺也不是吃素的,他立即组织专家来对抗商业性质的工会,接连曝露出这些工会的贪腐案件,争取工人们的心理倾向,最终,美国工人要求的工会没有成立,美国工厂还是按照企业家的高层意志来运转;而工人们组织起运动之后,福耀美国快速地给头目涨工资、增加薪水,抗争意志在利益面前迅速瓦解。至于说,加班时间的问题,福耀中国也早有规划,影片中有一个片段:项目负责人向曹德旺汇报自动化生产线的进度,说一旦机器上马,这里的工人会被解雇;曹德旺只是轻松地点着头,在他的意识里,因正当理由解雇员工就好像扔掉碎玻璃渣儿一样轻松……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

推荐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