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康斯坦丁 > 共享单车给企业、打工者、城市带来怎样的改变?

共享单车给企业、打工者、城市带来怎样的改变?

前些天,摩拜单车宣布停止服务,相关的账号、金额可全面转移到美团单车,至此,第一代共享单车的最后一抹红色彻底消失。其实,这并不是什么爆炸性新闻,因为自2018年摩拜被美团斥资27亿美元收购之后,这就是注定的结局。此外,共享单车虽然五颜六色,红极一时,但在城市生活中的地位并不高,大家依旧无怨无悔地购买私家车,有一些钱的富裕阶层,依旧把目光放在宝马、路虎、捷豹、布加迪威龙这些“动物”身上。大概只有打工者、学生或者城市低保户,会认真地关注“共享单车”的服务情况。事实上,当年小黄车ofo就是主打“校园牌”,漫天的黄色挤满了大学校园。尴尬的是,小黄车的骑行体验非常差,车身就好像“纸糊”得一样,随时都能用手掰断。Ofo最终没有熬过2018年,而退押金也成为著名段子:排队系统显示,一些用户需要等到2050年才能拿回300元押金。最终的结果无非是全体用户“被动”地替ofo创业失败买单。
 
相比之下,摩拜单车的质量和服务要好得多,车身坚固、定位装置准确、车子的故障率非常低。有传言说:他们曾经想请代工大王富士康帮其生产金属车身,可见摩拜从第一开始就想把产品做好。还有,创始人胡玮炜的发迹也颇为传奇,她从月薪3000元的记者,羽扇纶巾地套现15亿元,用一种最炸裂的方式甩开80后同龄人,唯有结局不胜唏嘘。
 
实验白鼠,海量单车推动了哪些黑科技?
 
在共享单车创业最疯狂的时期,城市中出现了多达十几款的共享单车,网友甚至能集齐赤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七种彩车,但这些车基本上属于“初级”产品,零部件非常容易损坏,和手机之间的通信也有非常大的问题,最直接的后果就是:没有人想着爱护这些车辆,因为它们都是“垃圾”。保安为了维护小区、写字楼的环境,会毫不客气地把这些车丢到臭水沟里。一位创业者感叹:他们的单车每天都会消失几千辆,手头儿的钱有点儿烧不起。如前文所述,摩拜单车的设计更加稳固、智能锁和定位系统更加完善,市民于是对摩拜更加爱护。所以,第一代单车给后来者带来最重要的启示就是:要花合理的成本把单车的品质做好,市民会更加爱护,也更有利于自己的资产管理。
 
于是如你所见,如今单车新三巨头:青桔、美团、哈罗所提供的单车,不仅美观时尚,而且车身坚固、GPS定位系统稳定。一些市民坦言:看到这么好的单车,即便不是自己的财产,也不忍心去破坏之,甚至会想用自己的毛巾,主动把单车擦拭干净。
 
当然,第一代创业者留下更宝贵的财富还是技术验证的成果。要知道,小小单车的背后有着非常复杂的技术要求,包括云计算、无线通信、用户数据分析、GPS定位等等。坦白讲,第一代的单车创业者没有把这些技术做到尽善尽美,他们最大的贡献在于“当了一把昂贵的实验小白鼠”。首先,共享单车要想成气候,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铺车,同时,需要构建一个基于云计算的双向实时应用平台,不仅要满足单车的快速部署和高扩展性,还要应对高峰期百万级的交互需求。可以说,第一代共享单车虽然都是些熙熙攘攘的蚍蜉之流,但对于网络优化、云计算平台stress test,却是功不可没的;其次,用户大数据分析系统也基本完成轮廓。基于物联网技术,企业能清楚地知道单车的通信连接状态、车锁状态、使用记录等等,这些数据的通信路径已然规划完毕;同时,海量用户的通信数据,骑行的路径和位置信息的收集和分析系统也日益完善,这些黑科技可以帮助后来者更加便利地管理车辆;此外,单车的智能锁、GPS定位等功能也经由第一代创业者的验证日益成熟,尤其是智能锁已经趋于标准化配置,包括控制、通信、感知、执行、供电等几大模块,后来者能够非常容易地找到基础模块,然后,依照自己需求做个性化配置。
 
平心而论,第一代共享单车的创业并不算成功,而且他们发明出一种“非常可怕”的商业模式,就是灰色的押金模式,这是一种相当危险的操作,也势必会遭到法律的制裁。好在,第二代创业者已经放弃押金模式,用优质的服务来换取利润。纵然如此,我们依旧要感谢第一代创业者,他们作为小白鼠验证技术,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广了城市的单车文化。
 
润物无声,共享单车是打工者和城市的福音?
 
用户被第一代单车创业者坑的押金钱,给胡玮炜的身价、黑科技的发展做出一定的贡献,但用户也并非全无收获,最起码,大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是享受到了非常廉价、几乎免费的单车服务,况且,当单车品牌逐渐宣布倒闭之后,很多人还是私藏了一些单车,在心理上过了一把“冲抵押金”的瘾,更重要的好处则在于:普通打工者终于找到公交、地铁、打车之外的替代品,单车对于普通人的消费压力,还是有一些减缓的。
 
事实上,共享单车最早的目标就是解决“用户最后一公里”的出行问题,也就是说,用户在骑单车前,依旧要通过公交、地铁等服务来完成长距离的出行,这也是为什么第一代创业者并没有把“单车品质”放到第一位的原因。大概是因交通问题困扰自己太久,很多用户并不满足于最后一公里的骑行,甚至总想着把单车从北京骑到廊坊,品质问题自然会大量暴露出来。此外,相比于自己购买的自行车,打工者骑共享单车,不会有心理上的“自卑感”,毕竟,都是一些大品牌,志同道合的人也多,而且共享单车可以随时停下,改换公交、地铁或者自己打车,不用“怎么骑出去,怎么骑回来”。曾几何时,我们竟然发现一些富裕阶层也把单车作为休闲工具,还有一些市长带头骑车,以激励市民绿色出行。毕竟,当共享单车流行于大街小巷之时,交通的压力将会大幅降低,汽车尾气的污染也会同步降低。
 
第一代共享单车创业者已经退场,我们需要向他们致敬,同时,希望第二代创业者,包括哈罗、青桔、美团能把共享单车、共享电单车,甚至是共享汽车做好。其实,交通的第一属性就是“共享”,尊重规律,顺势而为,大概率会赚到钱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



推荐 1